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宫锁珠帘杨幂与前女友和她的闺蜜一起上了酒店18层...-优书品鉴

作者:admin 2017-07-24

与前女友和她的闺蜜一起上了酒店18层...-优书品鉴

如果梁山好汉在聚义厅里的排位被搞错会出现什么情况?后果很严重冷碗碗,说不定会拔刀相向,闹出流血事件。
乐正弘犯的错误就有这么严重。这也是他二十七年的人生中犯下的第二个致命的错误。
做为江州晚报总编室的副主任、要闻版的最后把关者,他没能把好最后一道关,在一篇报道市委主要领导和离休老同志观看文艺汇演的文章中,竟然把一位重要领导的排名搞错了。
当然,如果仅仅是搞错了排名,问题还不会太严重,严重的是,这位主要领导的名字竟然出现在已经离休的老同志的名单中。
而前不久,官场上确实有传闻,这位领导有可能在今年的某个时候离休,可越是这样,乐正弘犯的错误就越耐人寻味,因为市委大院最近一段时间并不宁静,正面临着领导班子大调整。
当然了,一般的老百姓压根不会注意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实际上这类新闻一般的老百姓也不看。
这类新闻的读者主要是庞大的、坐在办公室里的大大小小的官员队伍,随便一个小科员就能一眼发现这个明显的错误,更不要说那些通过这份报纸窥探官场动向的“有心人”了。
第二天早晨上班还不到半个小时,市委宣传部的电话就直接打到了社长余明的办公室,至于上面的领导对余明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
当时,乐正弘因为前一天晚上值夜班,所以还在家里睡觉,直到手机铃声吵得他忍无可忍的时候,才骂骂咧咧的爬起身来接通了电话。
电话并不是社长余明打来的屠神之路,而是乐正弘的老婆、晚报首席记者关璐打来的,她的声音听上去倒很平静。
“你赶紧起床,去外面买一份报纸,看看要闻版上那篇七一的文章……二十分钟之后在茗家茶楼见……”
“什么意思……喂……喂……”
关璐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操!
乐正弘诅咒了一句,倒不是诅咒他老婆,而是诅咒女人一直以来对他的颐指气使,同时脑子里闪过昨天晚上在报社记者部里看到的一幕停车大师,那是无法启齿而又印象深刻的一幕。
一直以来他都希望自己对关璐的那些猜忌怀疑都是捕风捉影,都是出于一个在家庭生活中渐渐变得弱势的男人面对漂亮老婆的不安全感。
甚至相信长期以来老婆接连几天的出差以及深更半夜才回家的行为确实是因为忙于工作,否则,不付出努力和相应的代价,她怎么能当上首席记者呢?
可昨天晚上半夜在记者部偶然看到的一幕让他明白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在自欺欺人,完全是一个懦夫不敢直面现实而采取的逃避措施,和鲁迅笔下的阿Q没什么两样擎科。
尽管这样,那一瞬间他还是被激怒了,有种想杀人的冲动,可最终他只是浑身颤抖着透过门缝像个野兽一般窥视了几秒钟,然后就像是一个有洁癖的人看见了肮脏的东西,撒腿逃跑了。
这倒不是他缺乏勇气,而是屋子里的两个人对他有特殊的意义,一个是高高在上、德高望重的社长余明,另一个是他仍然深爱着的老婆关璐。
一个惹不起,一个伤不起。
他很清楚自己当时冲进屋子以后将会产生什么后果重装兵器,他不认为一时的泄愤是明智之举,甚至不认为自己这么做就能体现出男子汉的气概。
他只想暂时逃避,他需要思考,需要静下来好好想想,因为一个没有了尊严的男人缺乏杀人的底气。
乐正弘坐在床上痴痴呆呆地想了一会儿,才忽然想起了老婆的叮嘱。
看报纸?难道那篇报道有什么问题吗?
乐正弘虽然不满关璐的专横,但他承认老婆一向都是正确的,要没有她,自己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爬上这个副科级副主任的职位。
她让自己看报纸,那就必须要看许如云,并且马上去看。
乐正弘顾不上洗漱,穿上衣服就出了门,在家门口的一家报停里买了一份报纸,好像是故意要和关璐作对似的,他偏偏先不看,而是开车来到了茗家茶楼,在窗户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然后才把报纸摊在桌子上。
乐正弘虽然只有二十七岁,可也是一个有五年经验的老编辑了,他几乎一目十行地把那篇有关七一文艺汇演的报道扫了一眼华丽的休假,然后目光就停在了“李鼎新”这个名字上。
完了完了,这怎么可能?
乐正弘揉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不信自己会犯这种低级错误釜山行百度云,可最后他不得不承认,错误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在那里摆着呢。
一瞬间,他恨不得把那个名字用手从报纸上扣下来,然后把它放到正确的位置上,脑子里浮现出李鼎新那张弥勒佛式的脸,仿佛看见他冲自己微笑。
乐正弘摸出一支烟,颤抖着点上了,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那个放错了位置的名字,脑子里评估着问题的严重性。
也许要背个处分,说不定还要扣年终奖,可这都是小菜一碟,最重要的是,眼看着就要到手的正科级主任的位置恐怕悬了。
乐正弘的顶头上司就是总编室主任莫蔚蓝,今年四十七岁,比他这个副主任足足大了二十岁。
相对于报社整个年轻的团队,莫蔚蓝算得上是个老古董了,除了处级待遇的社长余明之外,就算她最年长了。
不过,如果身体条件允许的话,莫蔚蓝还能干几年,这就意味着,乐正弘要想接莫大姐的班还要耐心的等几年。
可命运就这么垂青乐正弘,前不久,关璐在床上给他透露了一个秘密,说是莫蔚蓝被检查出了乳腺癌,虽然还不致命,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在医院里度过,这就意味着,他乐正弘将成为要闻版最后一个把关者。
“实际上,余社长有意让你接替莫蔚蓝,你最近可要悠着点,别出错……主任的位置不可能一直空着……”
这是关璐那天在床上跟他说的话,尤其强调了“别出错”,但乐正弘当时心里想的可不是要闻版的把关问题,而是想着自己职务前面那个“副”字。
虽然他和莫蔚蓝的职务差别就那么一个“副”字,但却有着天壤之别,有些人为了把那个“副”字去掉,说不定要等上五六年呢,甚至有可能一辈子都去不掉。
所以,尽管乐正弘不愿意把自己的幸运建立在莫蔚蓝的痛苦之上,但他知道,这就是命,只能说自己的命好,莫蔚蓝的命不好。
他甚至觉得这对莫蔚蓝来说也是一种解脱,每当他看着瘦的皮包骨头的老主任戴着厚厚的眼镜趴在桌子上一个字一个字校对的时候,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因为,在他看来,老主任即便把老命搭上,也不可能再升迁了,图什么呢,还不如早早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呢,也好早点给晚辈们腾个位置。
所以,乐正弘对前辈深表同情,但更多的却是暗中替自己庆幸。
说实话,做为要闻版的编辑,乐正弘能够感受到省市两级官场的气息,他知道,一个人如果在三十岁之前解决不了正科待遇,基本上不可能有太大的前途了。
而自己在二十七岁这个年龄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且不说今后有什么大的发展,起码前途一片光明。
只是,在高兴之余,乐正弘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在报社之所以一路顺风顺水的原因,除了自己的业务能力之外,还有一个他不愿意说,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正视的原因。
那就是老婆关璐在关键时刻帮了“大忙”。
可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明明已经看见克里姆林宫教堂高高的尖塔了,可“李鼎新”这个名字就像一道巨大的围墙,突然就阻隔了他的视线,挡住了他前进的道路。
“要闻版上的一个小小错误都有可能造成重大影响,甚至有可能犯政治错误……”
当乐正弘想起老主任莫蔚蓝这句经常挂在口头的话的时候,心里忍不住一阵凉飕飕的。
也许,做检查,扣奖金,背处分都不能解决问题,如果有人把自己这个失误当做政治错误的话,别说主任的位置了,就是眼下的副主任这把椅子都坐不稳宛如爱情,砸了饭碗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乐正弘有种想哭的感觉,不过,还没有最后绝望,他羞耻地、不由自主地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了老婆关璐的身上。
并且猜测关璐之所以急匆匆约自己在这家茶楼见面,可能是社长余明的授意,也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线希望是建立在一个前提之上,那就是这件事完全交给社长余明来处理。
如果让市委宣传部的领导来决定的话,那他们一句话就能判处自己“死刑”,即便社长余明也爱莫能助。
但让乐正弘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己为什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记得很清楚,自己昨天晚上把要闻版的每篇文章都细细看过好几遍。
尤其是这篇关系到省领导的文章更是不敢大意,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一位省领导的名字会摆错了位置呢?
不对,这事有点蹊跷,难道有人暗中搞鬼?目的当然是陷害自己,并且和那个主任的位置有关。
乐正弘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三十多岁女人的身影,她就是总编室负责选题策划的杜秋雨,实际上她的真名叫杜琳,由于喜欢余秋雨的散文,所以给自己起了一个笔名杜秋雨,时间久了,本名反倒差不多被人遗忘了。
不过,她的职责虽然是负责选题策划,可大家也叫她杜主任,资格比乐正弘还要老一点,如果说莫蔚蓝退出的话,她也有可能成为总编室主任的竞争者。
难道是她在暗中搞鬼?可她没有最终修改版面的权限啊。也不一定,她在总编室可不是一年两年了,要想进入电脑的终端也不是没有办法。
不管怎么说,起码她是自己倒霉的第一个受益者,何况,虽然自己跟她的关系不冷不热的,但她和关璐可是死对头,原因当然是出于女人的妒忌,因为报社有谣传,说她是余明的另一个秘密情人。
当然,还有一个人也有可能陷害自己,这个人就是社长余明,做为报社的一把手,他当然拥有修改版面的最高权限,如果他想动点手脚的话,几乎不用费吹灰之力。
如果昨天晚上没有在记者部看到那一幕的话,凭着对余明德高望重的好印象,乐正弘恐怕不会把他纳入自己的怀疑对象。
可现在他不由自主地也把他算上了,因为,做为关璐的情人,他当然不希望自己背后每天都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在盯着他。
但问题是,且不管这种德高望重的人会不会干这种缺德事,起码做为社长他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即便他通过这次事故把自己赶出报社,可做为社长,他的责任也不会小,难道为了女人他不惜被上级领导批评?
看来,嫌疑最大的还是杜秋雨这个婆娘。
想到这里蒟蒻怎么读,乐正弘有种马上要去报社查清真相的冲动,可刚刚抬起屁股,马上又沮丧地坐下了。
他很清楚,就算有人在版面上动了手脚,他也只能自食其果,因为,总编室每个人的职责很清楚,要闻版的最终审查责任是莫蔚蓝,但她住院之后就是自己了。
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自己的怀疑说出来只能被认为是在推脱责任,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除了等待处理结果最好还是先保持沉默。
“救星”终于来了,一辆帕萨特轿车停在了茶楼的门前,从里面钻出来的正是乐正弘的老婆、大名鼎鼎的晚报名记关璐。
只见她一米七几的个头,剪着短发,戴着一副墨镜,上身穿着一件轻薄的粉色丝绸衬衫印堂发红,没有扣扣子,露出里面淡黄色的背心以及丰满的胸。
最引人注目的是裹在牛仔裤里面的两条修长的腿,这是乐正弘的最爱,只有他知道这两条美腿在关键时刻是多么的有力量,当然,他现在知道了,起码还有另外一个人也知道这个秘密。
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乐正弘就像是第一次看见这个美女似的,一双眼睛透过玻璃窗一眨不眨地盯着她迈着两条大长腿快速跑上了台阶,没有扣纽扣的衬衫被风吹开,胸口那一阵波涛汹涌瞬间就灼伤了他的眼睛。
她还是那么美。不,甚至比以前更美,一种熟透了的美,一种诱人犯罪的美,不仅包括她的身体,还包括她那不俗的谈吐,永不知疲倦的活力,以及含蓄的微笑和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梅丽莎·劳奇。
记得和关璐谈恋爱的那些日子里,乐正弘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你是我的女王……”,但这个“女王”毕竟是他封的。
所以,他不仅不会真的把她放在高高的王座上膜拜,还可以随意支配她的身体,满足征服女王的快感宫锁珠帘杨幂。
可谁知道,随着婚姻生活的延续,角色似乎慢慢发生了翻转,女王并没有因为朝夕相处而显得更平易近人,反而好像真的具有了女王的威严百慕大之夜。
他不仅要仰视,甚至不敢轻易亵渎。除了在床上的那一刻还能勉强找到一点征服感之外,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一种被征服的感觉。
乐正弘是个敏感的人,他很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但却无力改变,只能把自尊心藏起来,适应这种从属的地位。
当然,这倒不是说乐正弘是个没有血性的男人,甘愿屈居于老婆的“淫威”之下,而是他深深地爱着关璐,心甘情愿地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虽然有痛苦,但也有奖赏。
尤其是在事业上的一帆风顺有时候让他忘记了自己付出的“代价”,好在这个“代价”看不见,摸不着。
只是在半夜醒来之后,看看身边那个还空着的枕头,他的心里才会有一种无法忍受的刺痛感。
但第二天早晨,关璐就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让他那一瞬间膨胀起来的自尊心马上就蔫了。
爱她就要相信她。
尽管乐正弘觉得这句话有点自欺欺人金东贤,可还是经常在嘴里嘀咕蔡志雄,在那些因为老婆加班而“独守空房”的夜晚 ,他不断地为自己加油打气。
爱一个女人也就顾不上自尊了,要不为什么要跪在地上向她求婚呢,不是说男人膝下有黄金吗?如果这么看重自尊,有本事别跪啊。
再说,关璐这么聪明的女人,一般男人想占她的便宜也不是这么容易,她只是太能干了雪豹演员表,太强势了,太有野心了,难道你还能指望这样一个女人整天待在家里面相夫教子?
这可都是你自己的选择,能怪谁呢,世上没有后悔药,爱她就要相信她!
但这些念头都止步于昨天晚上在记者部看到那耻辱的一幕之前。
乐正弘现在已经不是相不相信老婆的问题,而是把她看成了“救星”,当眼看着关璐朝他走来的时候,他觉得这个女人不仅是自己的女王,此刻还决定着自己的命运。
“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吗?”关璐把墨镜推到脑门上,把装着笔记本电脑的包仍在桌子上,拉开椅子盯着差不多已经蔫掉的丈夫问道。
乐正弘摇摇头,不敢看老婆的眼睛刘熏爱,心里既羞愧又痛苦,羞愧的是自己搞砸了,痛苦的是老婆对自己所有的期待和希望毁于一旦,从此他在老婆的眼里将一钱不值,或者早就一钱不值了。
服务生走过来,关璐要了一杯白开水,然后两眼看着窗外的行人,没有说话,脸上一副沉思状。
乐正弘无法忍受这种沉默的折磨,摸出一支烟点上,吸了几口,然后飞快地瞥了关璐一眼,沙哑着嗓子问道:“他怎么说?”
关璐回过神来,似乎明知故问道:“谁?”
“余社长。”
关璐垂下眼帘,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摇摇头小声道:“他说了不算……”
乐正弘的心凉了,他知道,如果老婆此刻大声地训斥他一番,那这件事可能还有挽救的余地,而她的沉默表明自己恐怕没救了,只是,他还有点不死心。
“就没有一点希望了吗?”
关璐盯着丈夫注视了一会儿,摇摇头说道:“这事已经不是报社能掌控的了,听说李鼎新亲自打电话到市委宣传部过问了这件事……”
乐正弘的目光慢慢移到报纸上再造神州,盯着那个放错了位置的名字看了一会儿,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无名之火,愤愤地说道:“他不是就要退下来了吗?干嘛非要把人整死……”
关璐感觉到了丈夫的愤怒,充满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乐正弘忽然对老婆也充满了愤怒,因为在这个关键时刻,这个无所不能的女人竟然束手无策。
不过,随即就感到一阵羞耻,为自己一直以来把前途绑在老婆的裙带上而感到悲哀,一瞬间反倒可怜起老婆来。翁其钊
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女人了,对她来说,这种沉默就是一种痛苦,为自己无力挽回局面而感到沮丧。
“算了,你也别再去求爷爷告奶奶了……我只想知道,最终会有什么结果……”
乐正弘在绝望的时候,反倒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心里一直深埋着的对关璐的那一股怨气忽然没有了,甚至有种解脱的感觉。
关璐没有直接回答乐正弘的问题,犹豫了一下说道:“李鼎新说……像你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不配做党报的编辑……”
这就是最后的判决,如果他说自己不配当这个副主任,那还有可能重新回到编辑部,既然他连自己的编辑资格都否定了,报社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再说,即便把自己发配回编辑部,自己还有脸待在那里吗?就算自己脸皮厚,关璐也受不了旁人的指指点点。
“我走……”乐正弘咬牙切齿地说道。
“走哪儿去?”关璐问道。
这事来的太突然,乐正弘压根就没有考虑过后路,一时怔怔的答不上来,烦躁地摸出一支烟点上,只管闷头抽烟。
关璐叹口气,说道:“余社长……也许可以把你调到生活导报当个编辑部副主任……”
乐正弘听了关璐的话,神经质地笑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这份专供老太太和家庭主妇们看的报纸,上面除了柴米油盐和各种八卦之外,就是充满了前列腺和尖锐湿疣的广告。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末世血灾,当然,羞辱他的不是关璐,而是余明。
操他妈的,这老东西巴不得把自己支的远远的,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跟关璐鬼混了,就不用担心上夜班的时候暗中那双窥视的眼睛了。
妈的,说不定就是他暗中陷害自己呢,毕竟,为了彻底占有关璐这种女人,冒点风险算什么?
看点天天送,不领亏了!点击菜单栏

欲知后续精彩内容,猛戳“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