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宠物消消乐不要以为铜管能轰到ffffffffffff就代表戏剧性强!!!——吉尔伯特指挥NYPO音乐会听后感-左神狂言录

作者:admin 2016-01-27

不要以为铜管能轰到ffffffffffff就代表戏剧性强!!!——吉尔伯特指挥NYPO音乐会听后感-左神狂言录

嘛,本来想在毛熊男低上集之后赶紧更新下集,但中间赶上上海夏季音乐节的演出,因此该系列等鄙人观演完毕再继续更新。昨日是上海夏季音乐节开幕演出,纽约爱乐总监阿兰·吉尔伯特指挥纽约爱乐乐团演出的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和与钢琴家布朗夫曼的勃拉姆斯第二钢琴协奏曲,在我看来,演出水准就如同我的标题,铜管ffffffffffff,没了。
众所周知,优秀的交响乐团的铜管一定是能做到轻响自如游刃有余的,能强不能弱的铜管一定不是好铜管,纽约爱乐的铜管就是如此。再加上粗糙的木管,完全没声的弦乐,说白了,也就和伯尔尼交响乐团差不多的水平ns允智,以及吉尔伯特的放羊式指挥爆炒黑木耳 ,更使得这场音乐会变成了一锅粥。
就这么说吧,你铜管敢吹出ffffffffffff,弦乐和木管就得跟上,总不能铜管一出声,其他声部都没了吧,你这是演奏作品还是样板戏一味追求高大强啊?于是乎第一乐章第十小节,铜管直接盖过了其他声部;呈示部主部主题,副部主题的弦乐不知道在干什么,强奏被盖高桥大辅,弱奏没声,张力这种东西,那一定是没有的,毕竟吉尔伯特在台上的动作也是个手势打不清的指挥和顺吧,说白了就是挂着个随时调速的节拍器,让乐团自己玩儿去,嗯,伟大的托斯卡尼尼说过,一只驴都会打拍子。(突然想起托翁曾任NYPO首席啊)
第二乐章开头Clarinetti是pp,其他声部是ppp,然后NY的PP和PPP是一样的声音,接着所有的表情符号都乱套了,以至于其实并没有音乐重生中考后,英国管奏出的主题让我知道了什么叫羊声英国管,呼吸不均匀所以使得英国管的Vibrato(用声乐术语形容可能对我而言更好理解吧)十分类似人类唱歌时的小抖,第十五小节的pp和第七小节主题出来的p是一个响度,第十八小节的渐弱也不知道在哪里,简而言之,能听出刻意做出的东西叫处理,听着觉得舒服而不做作的叫乐感,啥都没有的叫音符制造机,这位英国管就是个典型的音符制造机,根本没吹出一小节的音乐。23-26小节的渐强渐弱属于抽风式的一惊一乍东方闻道,在24小节渐强不充分的情况下,强行在25小节放了个炮仗,然后又很矫情地弱下来,就感觉是拿着鞭子在背后逼着做出来那么刻意。
其实此类问题每个乐章都有不少怪形前传,但一个个列举出来既无意义又浪费时间,不再赘述,再加上铜管的破音刘久龙,节奏奇葩宠物六少,内声部混乱,彭家驹音头不齐,整个作品就像是放炮仗一样杂乱无章,除了没有车祸,其他真可以说是一无是处了。至于背谱指(ga)挥(wu)的吉尔伯特,你当他是个舟舟都没啥问题。
下半场的勃二钢协,讲句实话和前年WDR的勃小协一样,独奏家被无脑的乐团搞得非常尴尬,独奏和协奏不在点上,完全是两个脱节的个体,于是我明明知道正在赶速度,且演得并不慢,但总觉得拖拖拉拉,索然无味,至于声部失调,弦乐薄弱的问题钟若涵,其实在独奏协奏尿不到一个壶里这个问题前,已经不算什么了,包括布朗夫曼第四乐章后劲不足也是如此。嘛,第三乐章还是见识了一下NYPO的大提琴有多差,嗯,我看到了观众席里有王健。
用某协北美分部的话说,NYPO毁在AG手上了,然而这种水平的指挥,为人还十分傲慢无礼,派人到演员入口通知乐迷——老子很累魔君宠舞,一张不签,指挥水平比他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且年近八旬的迪图瓦和阿什都把做恶人的经纪人支开一个个给乐迷签名。虽然说签名合影啥的是艺术家的自由,但能力这么差脾气又特别大的,迄今为止我只知道AG一个,哦不,还有他未来的搭档李*迪。至于NDR找他接亨格布洛克的班,我想就纯粹是个NDR想开发美国市场的行为吧,不过千万得注意狙击手伙计,别开发了市场,自己水平变得连WDR都不如了,还是在布隆还有大量精力演出的时候多听听布隆和NDR的录音吧。。。
明天缪建民,哦不,今天晚上是马七,请给我点一根蜡烛,烤一只歇逼。宠物消消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