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宝宝英语早教不知名的小妖精-食梦貘

作者:admin 2017-08-20

不知名的小妖精-食梦貘


“进来!”D在里面喊道渑池教育吧。
我有些奇怪D这次没像往常一样热情地给我来开门。
“门没关!你自己进来吧!”
D喊着,屋子里稀里哗啦一阵响,似乎是他撞倒了什么东西。
我推开门,探身往里看。D跪在地上,头钻在书桌下面,似乎在翻找着什么,身边一堆被他烦乱的书和东西。
“你在干什么呢?”
“把门关上!”他似乎根本顾不上我。
我想过去看看他在瞎折腾什么,刚走两步,他突然又嚷嚷起来。
“别动!别动!哎呦喂,你往哪里跑!”
“你,你到底在干什么呢?”
“我……哎呦,还会咬人!”
桌子底线一阵叮当乱响。
“你抓什么呢?猫?”我凑过去看。
“不,不是,是,一只,一只妖精!”
“卧槽!”
虽然没能看见他到底在抓什么,我还是被他吓了一跳。
“你到底在干什么?”
“哈!抓,抓住了!我让你跑!”
D跪着往后退了退,猫着头从书桌里钻出来,一脸的兴奋。
“终于抓到了!终于啊!”
D双手捂着什么东西,高兴地朝我一伸,我刚想看司雯嘉,他又嘚瑟地缩回去。
“什么啊到底,折腾这样。”
“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D熠熠发光的眼神,让我突然意识到他手里面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每当遇到稀奇古怪的事情的时候,他都是这种打了鸡血的眼神。
“既然你在忙着,那我还是回头再找你吧王明夫。”我多一刻不想停留。
“别走啊!这东西可不常见,我也是第一次抓住它。”
“那你先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所以一直抓不住它。”
“那,那你告诉我徐珉,到底是不是妖怪吧。”
“你过来自己看啊!”
D坐到椅子上,让我帮忙把一个笔洗放到桌子中间。他小心翼翼地手打开,把那东西放到了笔洗里面。
“这是什么?虫子?”
“你才是虫子!你们全家都是虫子!”一个细尖的声音说道百草园小学。
“我屮艸芔茻!它会说话!”
我感觉头皮一麻,头发都竖起来了!
“你别怕法式接吻,它没什么危险。”D笑着安慰我。
“这到底是什么!我,我还是先走吧!”
虽然跟D见识了很多诡异的事儿,但是妖怪还是第一次见到。
D拉住我,笑着说:“别走别走,这东西很有意思。”
“它到底是什么?你抓它干嘛?卧槽,你把它放笔洗里面干嘛?这不会就是蛊吧?”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杀我!”
那虫子在笔洗里叫,声音尖锐,又被笔洗的回声放大,格外的刺耳吓人。
“这东西还会求饶断掌顺娘?有意思。”D饶有兴致地趴在桌子上看。
“求求你,不要把我做成蛊?”
“你真的是虫子?”D问。
“不是不是不是。”那虫子说。
这虫子大概大拇指大小,有两个长长的触角,肥胖的身体上像蜈蚣一样长着很多对脚,每个脚的末端都是尖细的钩子状,一根和身体差不多长度的尾巴,末端也是钩子的模样杨洛婷。
它似乎很害怕,在笔洗里爬来爬去,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爬不出来。有几次它都用尾巴的钩子勾住笔洗的口沿了,但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击中,然后僵直地又摔到笔洗里面。
“它是不是出不来?“我问D。
D点点头。
“那你不早说!”我长舒一口气。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虫子怎么会说话?”我问。
“不是虫子,应该是一种像虫子的妖。”
“你抓它干嘛?”
D扭头问我:“你耳机线有没有被缠过蓝墨云班课?”
“嗯?”我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就是你每次从书包里把耳机线拿出来……”
“都会乱作一团!”我抢着说。
D笑着点点头,指着那虫子说:“就是这东西搞得鬼。”
“哈?真的假的山兔大暴走?耳机线乱是因为这东西?”
我实在是不能接受。耳机线乱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吗?怎么会是妖怪弄得石墓阵怎么走?D不会在装神弄鬼吧?
“不信你问它。宝宝英语早教”
我将信将疑地问:“耳机线是你弄乱的?”
“是啊是啊,哈哈哈哈,就是我们,我们就喜欢把线弄成一团,哈哈哈哈。”那虫子边说边手舞足蹈一般的舞动自己的那些钩子脚。
D把自己的耳机扔进笔洗里,那虫子像是色狼见了美女一般扑了上去,钩子脚和钩子尾巴一起忙活起来,不一会儿手机线就乱成了一团四千金儿歌。
“你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就放了你。潘南奎
“不说不说,你别以为我傻,我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就再也逃不出你的手心。”
“我又不会害你。“
“哈哈,谁知道呢?人是最坏的。你不会害我,保不齐你会害我的朋友们。就算你不会害我的朋友们,一旦我们的名字传出去了,总会有人来害我们。知道了妖怪的名字,就知道了拘禁他的咒语!这是我爷爷告诉我的!我才不上当呢。”
“真的假的?”我问D。
D点点头,说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开封旅游年票。”
“哎,你都被抓住了,你还有什么不可说的,说吧,说了我就让他放了你蔡国威。”我笑着对小虫子说。
“我,我,我……我叫‘让耳机线缠起来妖’!”
“让耳机线缠起来妖?真的假的,这名字好长啊。”
D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说:“你信它呢!它们可不仅仅是缠耳机线而已。”
“嘿嘿,那是自然,这世间一些的线我们都喜欢缠,都要搞乱!哪怕是你们凡人看不到姻缘线,一样被我们搞得乱七八糟,哈哈哈哈……”
“姻缘线?那不是月老管的吗?”我问。
“月老宜都教育局?哈哈哈哈,那个老头老眼昏花只顾得牵线,却没发现我们早已经把线弄乱弄混,哈哈哈乐珈彤老公,想起来就好开心啊。喂!你们快把我放了,不然,你们的姻缘线,嘿嘿嘿……”
“卧槽!你还敢威胁我们!我neng死你信么?”我吓唬它道。
那虫子不但没被我吓到,还冲我舞动钩子示威。
“哼哼。”D狞笑一声,迷着眼睛,撸了撸袖子,把笔洗端起来。
“你,你,你要干嘛?饶命,饶命,饶命!你放了我,我就去帮你们把姻缘线理顺!求求你,不要,不要杀我!”
“啪!”D一下子把笔洗扣到了桌子上。
“我擦,你真把它弄死啦?不至于吧,毕竟一条生命。” 我暗地里怪D心狠手黑。
“你看。”
D掀起笔洗,里面空空如也。
“嗯?虫子呢?”
D哈哈一笑,说:“我放它走啦,让它继续去祸害别人的姻缘去啦。”
“卧槽!那你还不如杀了那个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