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宜昌火车站不离不弃,便是最长情的告白-学学乐

作者:admin 2014-04-13

不离不弃,宜昌火车站便是最长情的告白-学学乐
父亲那天在铁生家喝了酒,就稀里糊涂的应了把大女儿巧凤嫁给铁生这事。直到订婚当天,巧凤才知道自己将嫁之人是何许人也,将嫁之“窝”是何许光景。穷、穷的叮当响。除了铁生长的俊俏外,家里没有一样能看的上眼的。巧凤想逃,便找了一个借口,说出去买点糖,拉着母亲的手就走了。可是真要逃时,却又舍不得这忙里忙外,让别人看笑话的一大家子,便就真的去买糖了。她这性子呦,注定她要“苦”一辈子!
铁生乐呵呵的宠着她,让着她,订婚后去未来丈母娘家,永远是那件雪白的衬衫,还一本正经的把下摆扎在裤腰里;干活时,便换上她大弟的衣服,使上吃奶劲,不偷一点懒的干起活来。干的那农活让人不住称赞巧凤这男人真是一把好手。可巧凤从不主动跟他说一句话,即使结婚后,在外人面前还是什么话也没有。或许,那个时代的夫妻就是这么害羞的相处着。
婚后的生活像巧凤预料的那样,穷的叮当响。山芋渣冲的玉米粉稀饭,那么稀、饼还是那山芋渣饼。婆婆疼她怀孕了还没日没夜的种地赚公分,换一家口粮,会特别做两块玉米粉饼留给她。可是一上桌,上学的二弟,刚会在怀里撒娇的三弟,直盯着饼子流下口水,她又舍不得;她每个月都会回娘家过几天好日子,娘家的被子比新婚婆家准备的喜被还要舒服。
那一年有五对新人办喜事成亲,她们是最早的一对,村上人喜欢叫她大新娘。在田间干活,会耍嘴头开玩笑说,大新娘带个头,生大胖小子。要生孩子那晚,巧凤说肚子疼,他不懂以为是想上厕所,陪她去了一遍,便倒头睡了。女人疼这个白天太累的男人,满头大汗一遍一遍里外走也没叫醒他。心细的小姑子发现不对劲天色幻想岛,叫醒了婆婆,婆婆骂醒了呼呼大睡的他。他急急忙忙去请接生婆,女人胎位不正,疼了一夜加一天,孩子出生那一刻,虚脱的晕过去了。她真的带头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公婆看见娃子的时候,开心的不得了,倒是铁生,觉得娃生分,一刻不愿离巧凤身边浜尾京介,怕着她会离开一样柏堂静。娃娃在众般宠爱下长大美啦张博,生活苦点,累点,但有个疼她的人,倒也有份慰藉了环姐张萌。
这种穷d2001,但苦中有乐的日子如果一直延续着,倒也有盼头,但命运啊真的善嫉,它太吝啬给人平静了。在大毛5岁时,婆婆撒手人间。出殡那天,大孙子像个懂事的娃娃一样塔比特,捧着孝棒紧跟铁生屁股后,她哭成泪人,看的人都两眼汪汪,悲叹她接下来的日子。长嫂为母,她就要像母亲一样照顾下面两个不成年的弟弟们了。快过年时,老三在母亲的坟前哭,说人家都蒸好馒头准备过年了,而今年家里到现在都没有(按风俗,第一年不能蒸馒头)嫂子她听说了,去娘家,半夜背了将近一百个馒头回来。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很穷,一家人除了白天赚公分换粮食,晚上还回来打芦苇席贴补家用,其他就没有收入了。打一条席子一毛多,一个月一车席子能卖三五块钱,还要交给当家人铁生他爹。大毛上学,巧凤连2块5的学费都拿不出来,大毛跟爷爷要,爷爷躺在床上,爷爷说没有,大毛便自己“偷偷”翻爷爷的口袋拿着了两块五毛钱,大毛这才上了学。如今这小事,大毛经常提起苏倩薇,感叹之前的生活不易。
80年代沧海游龙,计划生育紧椿三十郎,因为头胎是男孩,巧凤上了环,并被严重警告,不能再生了,否则就要罚款抄家。一次因为意外,巧凤怀孕了,铁生怕大队不让生,骑着老式自行车后面拉着大平车,托儿带口把巧凤和大毛拉出去躲着生型尚网。娘儿俩饿了就吃馒头,渴了就喝老式壶里装的水,骑了好久好久,才到南京亲戚家那边。安顿好媳妇和孩子,自己就用拉来的平车卖水果。
几个月后,铁生的爹,找到了她们,拍着胸脯说放心,家里都安排好了,回家肯定能安安稳稳生孩子,老在外面不是一回事之类的鬼话蔡依珊。而他们就这样相信了他,大毛欢天喜地的坐着爷爷的车,铁生也欢天喜地的载着媳妇,就这样回了家。到了家,才知道都是骗人的。原来大队扣了这一家的好几口袋山芋粉宝康市,这山芋粉是三四亩田的山芋,他们爷三辛苦种出来,霍晓红没日没夜的打出来的。指望这个卖掉,赚点钱养活他们爷三呢。可怜啊,怀有八个月身孕的巧凤去做了引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