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安溪铁观音茶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下部332-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

作者:admin 2016-03-16

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下部332-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
龚剑诚释然了,他不再有后顾之忧,如今的韩国社会非驴非马,但谁都想踩上金蹄印,联合国所谓的正义在一九五零年仁川登陆时期尚且盛开出玻璃叶片的人权、民主和自由的马蹄莲,然而,当志愿军发起临津江战役之后,那些昔日黄花就顷刻间变成汉江两岸尸骨边插上自由草标的狗尿苔了。朝鲜半岛在苏美两极的寒风撕扯下,早晚还会在三八线竖起一道尸骨森林,当西伯利亚的寒流不再南侵,釜山和马山这种地方还会成为美国殖民化民主的小江南,到了那时候,安德斯麾下的CIC还会有今天这种机会吗?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龚剑诚从思想上做好了充分的斗争准备,在情况不明朗的三月二十三日,他必须运用智谋和权力来一个树上开花。
很快,龚剑诚就从同一个方向回到了变电站西南端的小树林。金在中正在这里等他,两个人重新互换了衣服,龚剑诚对金在中吩咐了马上要做的两件事,金在中意识到真正的危险就要来了,所以显得格外精神。
“第一,你立即和马山市长联系,要求电力公司的专家立即赶赴一次变电所,将所有通往人参加工场的其他线路断电,然后专门观察加工场的线路电流情况,要用电流计量表精确计算,五分钟后我会将厂区总闸拉开,停电后,要求专家观察电流表波动情况,如果存在另外一条电缆线,厂区的变电所是看不出来的,但上一级变电所会观察到,察猜电是守恒的,不可能越过一次变电所。你听懂看吗?”
金在中还真是第一次接触这类电力技术问题,有点不太明白,龚剑诚又简短地说了一遍,金在中这回算明白了。
“我懂了,中校!”
“好,观察后的数据要立即记录下来,日后会作为法律依据对这家企业提起公诉迁西教育网。”
“可是,中校,如果有另外一条线,这大晚上的,钟万奎看到我们来,肯定不会再让那些人用电了,这恐怕要徒劳凌波零。”
“不会,我观察过了,在办公楼下面,肯定有一个大的工作间,或者是休息室,里面有灯光,这必是单独线路,不受厂区总闸限制。所以,当我突然拉电闸后,下面的人不会立即知道,这时候观察一次变电所电流的流量,必然会发现电流表指针偏转。只要有这个现象,我们就成功了。”
“哦,这我就明白了!”金在中佩服龚剑诚的渊博知识,也感觉学到了许多东西,就格外振奋。
“另外,我们的对手肯定会发现停电妾室谋,他们也会关闭电灯等照明,也可能关闭那条线的总电闸,而我会间隔五分钟后突然合上电闸,然后专家再测定电流表数值清朝穿越记,最后专家将一次变电所统一关闭电闸,然后再来电,几个回合过去,数值就会不一样。”
“我懂这个程序了!”金在中一点就透,眼睛明亮地看着龚剑诚。
“好,你随时和专家组取得通讯联系,有情况立即报告给我。但在告诉专家之前,你先到办公楼一楼见玄哲上尉,请他派出一中队的宪兵包围四号车间附近地区,但要求他们暂时什么也不要做,就是趴在地上听动静。”
“听动静?”金在中糊涂了。
“当过骑兵吗?”
“没有!韩国唯独缺少骑兵。”
“有个经验拉夜川,伏击骑兵,步兵会在敌人进攻之前趴在地上听马蹄声,我现在可以正式告诉你,这下面就是印钞机车间!”
金在中早就从龚剑诚的暗示里知道这里可能别有洞天,但真的要证实了,还是很激动。
“我明白!”金在中重重点头。
“第二件事,立即让通讯员拍电报给CIC釜山总部,安溪铁观音茶要求增援美军作战部队,至少要来两个连,要求两个小时内务必到达!这是我的请求,我们可能会面临一场战斗,敌人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金在中知道龚剑诚这样要求救兵还是第一次,所以也格外紧张,“我记住了,马上给林少校发报!让她直接找安德斯准将求援。”
“还有,你做完这一切就通知待命的咱们的人,就说我的命令,要CIC所有特工赶到办公楼一楼待命,要求配武器,必须准备应对不测。
龚剑诚离开了足有二十分钟,期间克劳斯中尉和钟社长以及干部们都杵在这儿,没人敢离开配电室附近多多贷,都不知道龚剑诚朝南边走,到底是去干什么了。虽然克劳斯和布鲁克中尉也是CIC有经验的特工,但毕竟韩语颇为糟糕,与韩国人交流起来很困难,再加上黑夜降临,心生胆怯,所以只能在此朝黑暗的南面山岗张望。
美国人这次来的不多,不敢随意走动,在这个远离市中心的靠近海边的荒野,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飞出一颗子弹,在黑暗的林间和田间,如果有南方游击队出没,那就没美国人什么好果子吃了。说心里话雅高卡官网,谁不想战争早点结束,他们就可以回国了,至于南北朝鲜统一与否,关这些普通的美国人什么事。
克拉斯和布鲁克中尉是好友,无话不谈夸河套歌词,在龚剑诚离开的时间里,俩人胡乱猜想。莫非龚剑诚拉肚子了?两个人一会儿逗趣,一会儿紧张,撂下这么多人去茅房了?两个中尉颇为疑惑。至于钟社长和干部们更不敢离去,只能在配电室等待奥维互动地图。
时间已经过了七点半,韩国人觉得美国人不走,肯定是在找什么,若说这些人参加工场的干部们一个也不知道钟社长有什么秘密,那是胡扯卷心菜炒肉,毕竟出自一个大院,地下藏有夜里嗡嗡响的机器军情快报,加过几次班就摸得八九不离十了苍狼传说,只是这些半知情人是极少数,且是钟万奎信任的人,他们都拿薪水养家糊口,绝不会在美国人面前多说半句话。
有几个人嘀咕开了。不知道美国人今天是要干什么,也有点后怕,他们都经历过去年的洛东江战役,美军为了清剿人民军残部,没少杀害无辜百姓,所以这些人都担心今夜会有一次意想不到的凶险发生。
“是啊……来了后没抓人,也没隔离审讯谁,而是到车间和这没用的配电室参观一下,这是摆什么迷魂阵呢……”一个干部对另外一个亲戚说。
“社长心里清楚,有什么你我还不知道吗……”这个人捅了捅多嘴的亲戚同事,示意少说话。
好不容易大家才看到一个黑影儿从前方出现,总算见到了那个神秘的长官,龚剑诚从树林深处缓慢走回来,路上还做了两次提裤子动作,似乎刚才实在内急,内急后又往返了一次,这回还没拉利索。
“对不起大家,让你们久等了。”回来之后,龚剑诚首先抱歉。态度并未有太多变化,他挥挥手。“大家去前面电闸室看看!”
钟万奎马上带路,不远的地方就是总电表存放地。刚刚进了电工班的休息室,龚剑诚就看到了一排笨重的大电表,红蓝等线色彩分明,那一定是总电表了。
众人不明白到这儿是来观摩什么,但钟社长却暗暗做了思想准备,猜中了龚剑诚的用意。他虽然走在前面,目光却扫着周围,希望能见到自己的人。但是,他没有看到,此刻的加工场除了傻子清扫工,再没有其他人允许走动。不过,就在龚剑诚观察电表的时候,他扭头朝外看,突然发现厂区那条通往机修班的水泥路上,几个韩国士兵正和一个走路蹒跚的老头在推车,一起朝办公楼走,老头就是那位傻子,车上似乎有重东西,钟社长眼尖,看到了车上物品很像炸弹的样子,无疑那是氧气瓶和乙炔瓶。看到这里,社长的心脏陡然跳动起来,这说明美国人要打开他的标本室了,可里面的秘密是没人知道的,这是他娘的谁告的密?钟万奎恨得牙根痒痒,可他无能为力,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推车艰难地朝办公楼方向推去,钟万奎做好了一旦秘密被发现后的战斗准备,拳头握的紧紧。
龚剑诚仍然装作若无其事,他偷眼看到了钟万奎对前方走过的一行人皱眉,就知道这次可打到钟万奎的七寸了。他悠然自得地在电工班休息室内环视,待钟万奎低下头沉思,就咳嗽了一下,问社长道:“哪位是电工班负责的?”
钟社长无奈,指着在门框边谨慎待命的一个工人。“他就是。”龚剑诚用手点点他,此人马上近前。“先生,您要我做什么?”这位是个头不足一米五的中年男子,但人很敦实,屁股上挂着一大串的电工工具。
“车间总电闸就是这几个吗王妃七岁了?”龚剑诚指着一排排大型电闸问。
“是的,先生,这几个控制一到四车间,那边是控制厂区路边和办公楼用电的电闸。”班子恭敬地介绍。
“好用吗?”龚剑诚不信任地指着电闸说。
“都好用,我们每天下班后都要检修一下,电力出了问题,社长是要开除我的!”这个人胆怯地抬起头看一眼社长,然后谨慎回答。
“除了总电闸,其他的都关了,我要看看是不是好用!”龚剑诚突然这样要求。
“都……都关了?”电工班这位工人疑惑不解,看着龚剑诚问。
“对,马上。”龚剑诚说着手插入口袋,摸到了手电筒,但没有立即拿出来。工人不敢不服从,立即和另外一个工人上去,一一将电闸拉下,顿时,眼前一片漆黑,除了身后嗡嗡响的变电所尚有变压器工作的声音,其他地方骤然寂静下来,甚至连路灯都不见了光亮,整个厂区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龚剑诚马上打开手电筒,直接照射总电表,希望能看到有电流继续通过,但他失望了。电表旋转轮一动不动,表盘的数字也没有变化刘善人讲病,这说明厂区内的用电全部是受总闸控制的。众人不明其意,在黑暗中屏住呼吸等待长官推合电闸,龚剑诚就在那里站着,后来关闭了手电筒,环视厂区内一片鸦雀无声杨廷鹤。

他在思考,也在等待专家的测试,所以没有推合电闸。钟万奎猜中了龚剑诚的手段,他清楚,这个很懂技术的特工在上一级的“一次变电所”做了安排,肯定是有人测试他的用电,一旦发现了在总闸关闭的情况下,这条线路还在消耗电能,哪怕是几盏灯泡,都会留下偷电的证据,那时候白纸黑字吴其轺,因为这条主干线和附近的居民是不联通的,一旦坐实了,就留下法律证据,他的地下造币厂也就在理论上暴露了。其实,高手间的斗法往往就差别在一张纸的厚度和一粒米的深度,钟万奎再狡猾,也没有预料到今天美国人剑走偏锋,不是上来抓人审讯,而是采取了上屋抽梯的策略,让加工场的人全部局限在CIC计划的“餐盘”内,刀叉在美国人手里,他和他的部下与同志只能是刀俎上的肉。
钟万奎在灯光全熄灭的瞬间,懊悔得真想给自己一刀,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安排地下和地上之间即时联络,停电了,下面肯定不知道。他目前被看得死死的,朱东万和监视助理等得力部下也被限制住了,现在该怎么办?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美国人没有发现地下室的存在……
艰难的十分钟,钟万奎几乎汗流浃背,尽管三月的寒风里,许多人不寒而栗,但他浑身都觉得燥热。他失去了暗战的本钱,失去了活动自由,只能眼睁睁地让美国人在地下地上寻宝。钟万奎真想结果了龚剑诚的性命,然后同归于尽,这一点他是能做到的。可他还没输到最后,还有一线生机,那就是地下室的老赵和老朴他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真要美国人摸到下面去了,他不信那些坚强的朝鲜人民军久经沙场的战士们会坐以待毙。
龚剑诚和钟万奎并肩站在一起,双方的心跳都几乎能听到。龚剑诚虽然无法揣测钟万奎此时此刻的想法,但他也从对手平静的外表和神态中领略到了一种稳坐钓鱼台的凛然。到此,龚剑诚对钟万奎怀有三分敬意、七分敌意。如果他是朝鲜人民军南方地下党的高级领导,那么,下一步龚剑诚将一无所获,共产党人的决死精神是一往无前的学乐云教学,龚剑诚现在也是在和信仰赌博,他到底要看看钟万奎如何破解美国人的天罗地网。
他让工人合上电闸,灯亮了时候,脸上也依然平静,看不出一点要对谁不利的样子。众人默默地随着他一起回到办公楼,前面铺垫的戏演完了,龚剑诚站住,对玄哲摆摆手,命令宪兵:“把钟万奎和干部全抓起来。”
简短的命令,立刻变成了行动。宪兵们出来几十号人时空狂徒,将这些人团团为主。随钟万奎一起陪同CIC的干部有十几个,都是公司产、供、销和后勤系统的骨干,听到要被逮捕,都吓瘫了,有人已经预感到末日来临,美国人屠杀无辜的事还少干了吗?但他们手无寸铁,能怎么样呢?钟万奎却很镇定诛仙后传。他闭上眼睛,充满愤怒地对众人喊道:“怕什么!我们是合法企业,不做违法之事,还怕去警察局吗?孬种们,哭什么!服从长官命令,不会有事的。”说完,主动伸出双手,让韩国宪兵戴上手铐。龚剑诚一摆手:“暂时押在二楼社长办公室。”

钟万奎鄙视地看了一眼龚剑诚,昂首挺胸带头上了楼。在一楼楼梯拐角,他听到了气割喷火的嘶嘶声,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乙炔气的气味,社长整理了下衣襟,显得大义凛然。龚剑诚抬眼看看他,钟万奎的嘴角露出一点鄙夷的笑意。宪兵们押着他们去了办公室,然后将门反锁,因为二楼社长的窗户外面有铁条,没人担心他们会跑掉。
龚剑诚箭步来到一楼的人参标本室门口,此时玄哲正带人开门,忙得乌烟瘴气,可还是没打开。多亏了龚剑诚要气割机,这道门破坏起来真是非常费劲。
“中校,里面有一道特殊的卡簧,真费劲!”玄哲擦着汗解释。
“别着急上海问天网,注意别破坏太大,我们不了解里面到底有什么。”龚剑诚在旁边耐心地安慰,玄哲亲自和切割工人上阵,顿时一楼拐角弧光闪烁。金在中从二楼跑下来,带回了专家信息。刚才CIC的一位特工已和电力公司监守的CIC人员取得联系,完全按照龚剑诚的指示请专家使用万用表做了精确测电。金在中擦着脑门子上热气腾腾的汗珠子,将发回的专家鉴定结果递给龚剑诚。
“果然被您猜中了!”金在中喜滋滋地说。龚剑诚凝视电报纸,上面清楚写着,经过专家测定,在加工场总闸关闭之后,测定出额外电流,从电耗瓦数判断,是照明用电,相当于200瓦电灯5盏的功率。但是,三分钟后,电流消耗停止,此后一次变电所对加工场二次变电所总关电,原来的额外耗电消失,再次合上总闸后,额外耗电又恢复,但减弱了五分之四,仅相当于2盏100瓦电灯用电。
这就足够了。5盏200度的电灯泡,这说明在加工场的厂区内,存在一个不走总电闸的电力消耗系统,无疑是地下室在用电,这五个大灯泡足以照亮一个大车间,而这些灯也可能是地下造币机机床上的按钮等标识灯耗电造成,总之假币就在此地制造的无疑。
“中校,电全关了,他们怎么还敢用电?”金在中不明白那些人为何这样愚蠢,就不解地问。
“停电以后,地下根本不知道上面的事,因为是单线,他们的电没停,”龚剑诚简短地说,“但是,这种情形持续不长,他们就发觉了,然后也关了电闸,造成下面一片漆黑,但是,我推上了电闸,外面又来了电,地下的人就警觉了,判断刚才是人为停电,所以来电后,他们再不敢开灯。”龚剑诚的解释符合实际情况,此时的地下室里果然是这种景象,临时工委书记老朴正率领突击队员拿着武器守护在地下室的入口处,也有几个人在五个通风管的地方和排水系统待命,只要美军冲进来,他们就会让入侵者有来无回。
金在中明白了,只是龚剑诚没有解释金秀美说的那个休息室,其实这5盏灯泡主要是休息室点亮的,这里临时看管着那些日本工程师,由于面临着巨大的危险,下面的突击队对其十分警惕,因此才不得不开了几盏灯,就是防备这些人呼叫或者给上面的美国人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