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安徽省第一时间不说男人都爱沾花惹草吗?怎么自己给他找小妾反而被嫌弃了?-起点女生网

作者:admin 2017-05-16

不说男人都爱沾花惹草吗?怎么自己给他找小妾反而被嫌弃了?-起点女生网

赢姬打算将贤良淑德扮演到底

《帝女临朝》
文/颜筱蛮
身为亡国公主,赢姬打算将贤良淑德扮演到底。
费尽心机给夫君纳妾,犄角旮旯有个美人儿都给他搜罗来。
哪知这太子殿下半点不知感恩游戏民国,还恶狠狠的说:“太子妃太闲,搬几本奏折给她看!”
精彩内容

穿越好像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流行的事了,赢姬不明白的是她为什么会摊上这种事,难道就因为名字相同?
按因为名字穿越这种定论,她叫赢姬穿成了公主,叫翠花不得穿成屠户那泼辣老婆鞑靼怎么读?
穿成公主她是很满意的,但当知道自己只是个亡国公主的时候就不淡定了,按理说只有经历过大苦难的人才会穿越,比如女雇佣兵被情郎背叛呀,再比如女企业家被老公小三害死呀等等,这种女的才会穿越。
可她没被背叛,没被陷害,与亡国公主比起来,她觉得自己原先的人生更幸福!不用为生计发愁忝列门墙,不用担心受怕!
是的,没错,她就是一个为吃饱饭发愁的公主。
有句MMP她已经对老天说了无数遍,可两个月过去,丝毫没有让她回去的意思。
“姬公主,西京王入京了,太子殿下恩宽,允准殿下见西京王,就在明日。”外边‘伺候’的太监来禀报。
西京王就是赢姬穿越后的父亲,原先的大顺朝皇帝,说起来亡国也不过是三个月前的事,原主原本是逃的,可惜没逃过被抓来了金陵城。
如今金陵城的皇太子是个好名声的,为了名正言顺称帝没有杀她,包括宫女都得了好安置命运九重奏。
这一点让赢姬感到庆幸,幸好是个爱惜羽毛的,不是残暴蛮横的,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惨尾戒的含义。
“代我多谢太子殿下。”赢姬态度极好,扬着恰到好处的笑脸,要说穿越有福利那就是样貌了,没穿之前她五官端正乡宁吧,穿后她倾国倾城。
那禀报的太监一愣,都看傻了,都说大顺皇后是天下第一美人,虽然不曾见过,却肯定不假,她女儿怕是随了她,长得真好看。
伸手不打笑脸人,赢姬笑得诚恳,虽然只是微微淡笑,不过已经足够,那太监心下便觉得为难姬公主的那几位真是……哎,也不是没有缘由的,若太子殿下见了,还不得就喜欢上?
如今太子殿下虽未登基,可天下都是太子殿下打下来的放浪冒险谭,皇上只不过挂名而已,这大周朝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哪个不知太子殿下才是最重要的。
送走来禀报的,赢姬开始发愁,看看天色已经不早,应该是下午五点左右,虽然有米,可没有菜,怎么办?
大周太子顾衡虽然严令任何人不得欺凌她,可太子殿下政务繁多,哪里时时过问,刚来两天还能吃饱,后来就只有糙米了,不但要自己烧,还没有菜。
赢姬长长吐口气,目光瞄上院内的紫藤花,正百花争艳的时节,紫藤花开满了院子,若是以前她兴许还能摆上画板描上一幅,现在只想到紫藤花其实可以吃了。
不过,也快吃没了。
摘了把紫藤花兰炼二中,她开始清炒,除了油盐常胤,别的调料一概没有,油盐还是她长得好看,态度好,‘伺候’的宫人偷偷给的。
“院中紫藤花有人砍伐?”赢姬进屋后院中进来了位青年,二十五六的样子中国沪剧网,身边跟了个武将,好看的眼眸扫过长廊上晒着的紫藤花和摘了大半的紫藤树,若有所思。
武将闻言示意伺候在后头的太监回话,那太监忙进来跪下回禀,“回太子殿下,院中紫藤花被前朝姬公主摘去做菜了。”
“做菜安徽省第一时间?”顾衡皱了皱好看的剑眉。
“是。”那太监如实回禀。
“去查查怎么回事。谢振南”这话却是对身边的武将说。
听到外面有人说话,赢姬立刻放下手中锅铲冲了出去,猛然见到一披头散发,不修边幅,脸上还有碳灰的女人冲出来,那武将吓得立刻挡在顾衡身前,“什么人!”
“我我我,是我。”赢姬立刻撩开脸颊两旁的长发露出全脸曾楚元,并摆出端庄笑容好男娃,那笑容有些复杂,是开心,又是难过血色大秦,总之让人看了百感交集。
武将看清脸出鞘的剑放了回去,并退到旁侧,让赢姬看到顾衡,见到顾衡那一刻,赢姬眼睛一亮,好俊俏!
不过很快她就收了眼里的惊艳,她现在是公主,还是亡国公主,不应该花痴,应该表现得忧愁。
事实上,她也很忧愁,好久没吃到肉了!
“姬公主?”顾衡见过大顺皇后,赢姬长得与她有几分相似,不过端庄秀丽中比大顺皇后多了些阳光的味道,以及恰到好处的妩媚。
赢姬依着记忆里的礼制微微屈膝给顾衡行礼,“正是,不知这位公子是?”不等顾衡接话,她又说:“此处想必不是寻常人能来的,公子若是走错了路还请快快回去,免得惹祸上身。”
顾衡失笑,这亡国公主倒……还是真善良,自身难保了还替别人考虑。
“你为何披头散发不做妆容?”顾衡问。
“头发太长,我不会,想剪了,又找不到剪子。”可能是怕她寻短见,院子里别说剪子,连像样的铁器都没有王予嘉。
“没给公主安排伺候的人爱经全书?”顾衡微不可查的皱眉,明天西京王就入宫了,届时看到女儿披头散发,还会乖乖交出传国玉玺?
跪地上的太监苦着脸,差点哭出来,哪里没安排,虽然是亡国公主,但好歹还是公主,大顺皇帝禅让归顺也封了王,哪能没有人伺候?还不是那几位为难……
可这话他不能说。
迟迟等不到回话,顾衡已明白是怎么回事,冷哼一声,“林刚,去让楼嬷嬷安排几个人来伺候。”
说完她冲赢姬微微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直到楼嬷嬷带伺候的宫女进来神周瑜,赢姬才暗暗松口气,心中狠狠记下三个名字!
你们等着!这账,咱们慢慢算,不急,这具身体才十四岁,她一点不急!

(▲扫码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