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安徽烟草局与“老狐狸”打交道,把嫌疑人变成破案“搭档”-平安时报

作者:admin 2018-01-15

与“老狐狸”打交道,把嫌疑人变成破案“搭档”-平安时报
——
以梦为马,发奋成为自己心中的英雄
天台80后副所长丁啸林的警务事儿
12月3日,台州市天台县三合镇,凌晨,天空展露鱼肚白,刚刚结束辖区夜查的三合镇派出所民警回到办公室,打开空调。还没来得及赶走身上的寒气,带队的丁啸林已经翻开他的工作笔记,开始总结这一夜的工作情况。
丁啸林是三合镇派出所副所长,他面容消瘦,但给人一种沉稳可靠的安全感。这名出生于1986年的年轻副所长北京自修大学,关于工作,从来没有一丝懈怠。这些年来,他凭着睿智和努力,“啃”下了天台的许多“硬骨头”案件,有着“办案能手”的称号。——
八天速破疑难伤害案件
丁啸林办案,从来有着精准、神速的特点。
2013年4月2日,天台县赤城街道的双女公园,一起恶性的持刀伤害案发生在正午时分,震惊整个天台县城。
受害人当场休克,从伤势来看,行凶者手段残暴,情节恶劣。但行凶者有着较好的反侦查能力,在作案后匆匆消失,侦查线索稀少,身份不清,侦破难度大大提升,破案困难重重。
这次恶性案件造成的社会影响很大韩湘水博园,而且侦查难度很高,让许多警队“老司机”都望而却步。丁啸林主动请缨,顶着重重压力,成为案件主办人,开始了这个案子的侦查行动。
连续四天四夜,他带着队里的同事,排查大小旅馆60余家,出租房200多处,相关企业13家,对城区网吧进行逐一排查,而后花费数天时间查看监控资料。在线索稀少的情况下夏芮丝,根据检查到的一些小细节,进行大胆推断,判断出嫌疑人的疑似活动范围,并最终确认且锁定嫌疑人。
之后施柳屹,丁啸林与队友一起蹲守4个小时,成功“伏击”嫌疑人,在案发第八天迅速将其抓获归案。
从几乎没有线索,到锁定犯罪嫌疑人,丁啸林在案情分析方面的天赋,让局里绝大部分老民警都为之叹服。
丁啸林说,作为一个民警,他的本职工作就是查出案件的真相,让犯罪者归案。这是一种责任,也是警察的使命。
从警多年,类似的“疑难杂症”案件,丁啸林不知办过多少,他的名声也在坊间迅速传开。三合镇有位“神探”,镇子里的群众,对这样一位副所长充满了敬佩。
铁汉柔情,把嫌疑人变成破案“搭档”
丁啸林是巡特警出身,有过风里来雨里去的艰苦巡逻生涯,也曾执笔成为宣传员,书写警营青春。关于警务那些事儿,他用心琢磨过,关于犯罪嫌疑人的心理,他也用心琢磨过。
他习惯在辖区里时不时走访、巡逻,主动去寻找一些案件的线索。在“除毒瘤,净土壤”专项行动中,他就打掉了一个流窜于天台、三门两地的扒窃团伙。
今年3月19日夜晚,在检查一家旅馆时,爱观察细节的丁啸林发现,这家旅馆302房间一处抽屉的角落藏着一张写满各地市集时间和公交线路的纸片。凭借职业敏感,他初步判断,这个房间的房客有着极大的盗窃嫌疑。于是,当即传唤房客王某到派出所进行询问。
起初桃矢雪兔,王某非常顽固和狡猾,有意避开民警的问话要点。丁啸林改变问话方式,和王某聊起家常来,在谈话里了解到了王某的家庭情况和生活中的痛处,探悉到他内心还有向善的一面,于是案件问询,变成了一场对失足青年的劝慰、鼓励和帮助。
交谈两个多小时,面对这样一名暖男警察,王某内心有些感动,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把自己做过的那些事以及后来内心里的烦恼告诉丁啸林,并希望获取原谅。丁啸林听了王某的诉说之后袁思怡,对他进行思想上的劝导,并教育启发王某,化解了他内心的纠结与矛盾。
王某坦白交代了自己伙同袁某、陈某、杨某结伙扒窃的犯罪事实,并且向丁啸林提供了同伙的落脚点,还表示愿意协助民警完成对同伙的抓捕,以立功赎罪。
次日,丁啸林带队,将袁某等数人在三门县的一处网吧和出租房内悉数抓获,使得一个流窜于天台、三门两县各街道的扒窃团伙覆灭。
丁啸林办案,常常让同事们意想不到,他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让原本很难解开的结,变得稀松无比,一点就化。

关于警察的梦想
“我喜欢这个职业,从小就喜欢。”丁啸林说,自己儿时就对警察这个职业抱有无限的幻想。为了圆“警察梦”,他也是踏踏实实付出了努力。
进入警校的那一刻起,他给自己下了一个“命令”,要成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
他这样想,也是这样去实践的。细心、善于发现和严密的逻辑推理能力是他做好工作的法宝。
“不得不说,现实中当警察并没有小时候想得那么威风凛凛,而是充满了辛酸和劳累,但正因为如此,更让我觉得这份职业有着无上的荣耀。”他说。
丁啸林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积累自己的侦查知识和经验,做事情喜欢钻研,去发现事件的关键点。破案量大,速度快、效率高,这是同事们眼里丁啸林这些年来办案的特点。
“我是看着他成长起来的沈诗钧,小丁年纪不大,办案子却比多数老民警还要老练。”天台公安局一位从事刑侦多年的老民警这样评价丁啸林。
因为工作成绩突出,数年来,他多次获得县公安局嘉奖,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曾获得台州市公安局业务比武第一名,获得台州市“我最喜爱人民警察”殊荣,并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
丁啸林说,荣誉只属于过去,信念才属于未来,他希望在警察这条路上不断成长,解开更多的案件难题,用自己的力量为人们实现美好生活增添平安推动力。

——
为危险化学品构筑“防护墙”
—记衢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集聚区大队民警毛慧
氢氟酸泄漏有多危险?安徽有位中学生在做化学实验时,一滴氢氟酸沾到了手指,被火速送往医院,医生称若送得稍晚些,就有可能要截肢了;衢州某化工厂的氢氟酸泄漏,几滴就将楼板腐蚀成洞,烧伤了楼下的工人……——
在衢州市绿色产业集聚区,每天有2000多吨类似氢氟酸这样的危险化学品通过公路往返全国各地,哪怕是出现一点小意外,都容易酿成惊天动地的大事。衢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集聚区大队副大队长毛慧,他的职责便是为上千辆危险化学品运输车构筑起“防护墙”。
出生于1983年的毛慧,从警已有13个年头。他当过事故处理民警,也干过法制工作。今年年初,毛慧到任集聚区大队副大队长伊始,就在原有的管理模式基础上,整理制定了一整套危险化学品道路运输管理制度,制作了《危险化学品运输管理工作手册》,明确大队、中队、民警各自应承担的职责,要求民警“带着检查重点下去、带着数据台账回来”,将基层基础工作落到实处。
辖区内有31家危险化学品运输企业,在本地注册运输的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达1514辆,司机和押运人员有900多人,规模相当庞大。“过去,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辆的管理工作主要下放给各个中队,没有统一的标准,存在一定的随意性,管理起来比较困难。”毛慧告诉记者。
为解决这个问题,毛慧将原先通过手工登记的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辆管理台账进行电子化改造,将从业人员和车辆等信息全部录入系统,以往需要花费很长时间的信息查询,现在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完成。通过这个平台,集聚区交警大队每周实施两次数据查询,对涉及危化品运输的车辆违法、年检情况、驾驶员审验等信息进行分析,一旦发现异常,马上通知企业在限定期限内进行整改,督促企业落实主体监管责任。
为了提升管控效能和服务水平哈吉吗,毛慧还牵头建立了“两客一危”微信群和QQ群,每周发布车辆违法信息以及重大路况信息,并及时解答从业人员的咨询,受到司机和押运人员的好评。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针对部分从业人员不遵守交通规则、不及时处理交通违法等情况,在毛慧的努力下,大队与巨化集团危化品物流交易配载中心建立协作机制,定期将违法行为未消除等车辆信息推送给配载中心,这些车辆在未消除隐患、未处理交通违法前,一律不得从中心配载运输危化品,这就从源头上管牢了风险隐患。目前,辖区危险化学品运输车的交通违法“库存量”从年初的500多起下降到170多起,驾驶人的“安全弦”绷紧了。
今年1至11月,集聚区大队辖区内危险化学品运输车辆的交通违法发生率下降了26.7%,未发生一起涉及危化品的重大交通事故。
毛慧为辖区危险化学品运输车管理工作劳心劳力,他事事亲力亲为,时常奋战在交通管理一线。6月5日深夜,毛慧和同事巡查至美林小区附近时,发现一辆装载10吨氢氟酸的无牌无证车辆违法停放在居民楼附近。毛慧立即联系相关单位,将这辆车拖到有专业处理资格的巨化集团进行处理。就在抵达处理车间后几个小时,这辆车上的一个阀门松动,开始泄漏氢氟酸。若不是毛慧等人及时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作为衢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宣讲团副团长,毛慧非常清楚交通安全宣传对于事故防控的作用。“一次效果良好的交通安全知识宣讲,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我自学了视频剪辑技能,把发生在市民身边的交通事故监控资料保留下来,配上相应的文字,做成一部部视频短片,播放给大家看,用活生生的事例告诉大家要遵守交通法规,珍惜生命。”毛慧说。近年来,毛慧的名气在衢州越来越大,一些企事业单位纷纷邀请他上门宣讲交通安全知识,毛慧有求必应。每场宣讲,少则数十人,多则上千人,宣传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凭着出色的业务能力、踏实的工作作风,2012年以来,毛慧连续多年被评选为优秀公务员,被衢州市公安局确认为“2533人才战略”的专业能手安徽烟草局。在2016年全省执法考核评比中,支队取得了全省第三的历史最好成绩,毛慧表现出色,功不可没。在2017年全市事故岗位比武中,毛慧带队夺取个人、团体两项第一。

——周一磊的春夏秋冬
周一磊年轻的时候,很像张国荣。
在他办公室的书架上,有张照片,他穿着黑色夹克,戴着花纹领带,干干净净的,神情青涩。
如今,他逼近中年,眼神看似温和实则犀利,任何经济犯罪中的“老狐狸”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周一磊是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市场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他要在一串串庞杂的数据中,找到对手的命脉。
这是一个烧脑的活。——

“秋风即使带凉,亦漂亮”。
那是周一磊最接近危险的一次。
凌晨3点,周一磊一个人在汕头街上兜了三个多小时了。
按照之前谈好的,对方答应见面,但要求他只能一个人去。
周一磊跟对方的马仔接上头已经是午夜,马仔似乎并不急着带他去见老板。
周一磊手上正在办一起信用证诈骗大案,指向的幕后人物张某失踪,经过调查,他发现张某和这个老板有点“交情”。
这个老板有过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案底,出来后,他行迹诡异,深不可测。就连当地警方也找不到他的踪影。
周一磊到汕头后,辗转接触到了老板手下的马仔。在马仔眼里,周一磊看起来很嫩。
他并不知道周一磊的江湖段位——那会,周一磊已经在浙江经侦界小有名气了。
1997年,周一磊刚从公安院校毕业不到一年,就接了一起大案。
周一磊是浙江最早一波经侦侦查员水滴鼻。汕头之行,是周一磊做经侦民警的第五个年头了。
1996年8月,浙江省公安厅成立经济案件侦查处,标志着全省公安机关同经济犯罪的斗争走上专业化道路。1998年公安部设立经济犯罪侦查局,全省各地公安经侦系统相继建立。
1997年春天,湖州南浔一家企业的1000万元,还有杭州、宁波等6家企业的2230多万元蒸发,被一个叫孔顺林的杭州人以提现方式卷走了。
这桩大案引起时任省长柴松岳批示:限期破案。
但当时的关键人物——孔顺林人间蒸发了。
周一磊是专案组成员,和他一样,很多最早的经侦民警,大多是从刑侦队伍里抽调的,他们习惯了血淋淋的现场勘查,对经济案件一点头绪也没有。
一开始,大家对一大堆数字和票据愁死了,买了一大堆票据法和金融方面的书看,白天收集证据,晚上看书自学,慢慢搞懂了里面的转承曲折,摸出了门道。
周一磊他们南上北下,仍毫无进展。孔顺林在杭州城里认识的人不少,难道有人通风报信?
周一磊建议,要么来个麻痹战术,声东击西?他们对外放出风声,说专案组撤销了,这个案子先放下不查了。
而这个对策,让专案组最终捞到了孔顺林逃到泰国的线索。
跟着马仔兜了几个小时后,天蒙蒙亮,才终于七拐八拐拐进了一个弄堂。
穿过黑漆漆的小弄堂,进屋,昏暗光线下,一个男人背朝门坐着。
周一磊知道这就是自己等的人。
路上,他已经想好了怎么问,怎么迂回地从这个人嘴里挖到线索。
几个回合下来,周一磊不经意地提到了“海关”,他看着对面人的表情,不动声色。
信用证是国际贸易中的一种结算方式。周一磊办的这起信用证诈骗案中,幕后人张某虚构了贸易,伪造了海运凭证骗银行开信用证,骗取银行2900多万美元。
单刀赴会见这个老板前,周一磊已经摸过他的底:这个老板并未涉及此案,他和张某曾一起有过虚开增值税的案底,现在虽然金盆洗手,但为人狡诈,又担心被昔日“同行”报复。
和“老板”的聊天中,周一磊“迂回”地掌握到了更多线索——这足以证明张某就是犯下这起信用证诈骗案的嫌疑人。
张某随后被列为公安部B级在逃犯罪嫌疑人,被上网通缉。
但张某仿佛从此消声匿迹。
周一磊相信:张某一定会出现。10年后,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2012年9月,深圳龙岗警方接到报警:在当地沙湾丹康头康桥路有一疑似制假工厂。警方随后在工厂里发现设计总监的身份是伪造的,审讯后他承认自己真名叫张某。当深圳的电话打来,周一磊脑海一下跳出来昏暗光线下的那张脸。
当年案发后,张某逃到国外,过了几年后又潜回国内,在深圳伪造身份,一直躲在幕后找合伙人,操纵做生意。

“火一般的太阳在脸上。”
“都查了,但账和货都对得上,合同也是真的”,一家纸制品公司有几亿元凭空蒸发了誓要入刀山。
去年7月的一天,周一磊桌上,摆着一摞桐乡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整理的案卷材料。
在经济犯罪侦查领域,“资金流”被称为案件的“DNA”,掌握了这一命脉,相当于案子破了一半。
但经济犯罪大多属于高智商犯罪,涉及企业、金融、流通多个领域,作案者往往是其中的“老狐狸”,他们早已把数字游戏玩得出神入化,这就需要周一磊在一串串庞杂的数据中,找到对手的命脉。
周一磊实习时,看过不少命案现场,跟着师父办过不少命案。
但办经侦案子,和破刑侦案子不一样的是,后者是从案到人,而前者是从人到案,更像是解一道辩证题,他要找出证据来证明案件与人的关联性。
此时的周一磊,早已从一个初出茅庐的经侦民警成了全国经侦专家:他能从枯燥乏味的数字、眼花缭乱的表格、堆积如山的账本和合同里,一眼看穿背后的来龙去脉。
暑天的闷热让一堆数据越发像绕着头顶嗡嗡叫的蚊子,周一磊越看越平静,这动辄几千万元的贸易,真的有这么大的交易量吗?
这家纸制品公司,业绩看起来很好,一年前,现在的合伙人花了1000多万元买下了公司60%的股权,但不到一年时间,公司账上没钱了,资不抵债。
几百笔来往生意中,有没有假的?哪些是假的哪些是真的?库存对不对?这么一家规模的公司的年生产量有这么大?
周一磊觉得其中必有猫腻。
很快桐乡方面反馈回来,库存缺了5000吨,进货单明明写的是8000吨,是仓库管理员记错账了还是这些货被卖了?
再次从几百笔合同里寻找答案,这跟勘查现场的刑侦民警去现场搜集蛛丝马迹一样,那么多来往的合同中,有一些是经常合作的,有一些则是新客户、新供应商窦光鼐。
周一磊觉得,那些“曝光率”高的公司里面必有文章。
最后调查的结果让那只把公司掏空的“黑手”暴露出来——正是那个把股权转让出去的老板,他做了假账,把公司“包装”成业绩繁荣的假象,转让前,又偷偷用别人名义开了几家公司,等把股权转让后,又通过“做假账”“假合同”,经了几道手,把钱套了出来揣入了自己口袋,而账面上看起来是平的。

“冬天多灰,我们亦放亮。”
2011年8月,周一磊作为浙江第7批援疆干部人才之一,赴阿克苏援疆3年。回到浙江时,传销像偷得秘笈的梅超风一样,一夜之间成了“妖孽”校园巨孽。
这股“妖风”,来势迅猛。
但没有谁会等谁来做好准备,传销头目不等,还没被洗脑的群众成了他们追逐的目标。
从那时起,周一磊研究“对手”——这种涉众类犯罪,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为什么揭掉一层面纱又换副嘴脸?怎样才能像天气预报一样,在传销之风刮来之前敏锐觉察到?
“传销就像雾霾,让这片天空也变得乌烟瘴气的”,这一年,周一磊带头组织开展打击传销专项行动,此次行动全省立案侦查150多起,破案130多起。
翻阅案卷,传销案,无论是玩资金的玩概念的玩实体的,怎么换面具,都有“老鼠会”和“拉人头”的共性,但传销也越来越隐秘,传销团伙开始声东击西,连用来联络的服务器也放到了境外,还并生出了一个新职业——职业传销人,“东打一枪西换一地”的传销人组成职业团队“借壳上市”,加盟到新冒出来的传销组织,试图“雁过不留痕”。
一个想法逐渐在周一磊脑中清晰——要像天气预报告诉你哪里要下雨哪里天晴一样,需要各种数据碰撞,可以随时监测到“警情”。
周一磊和团队合作开发新武器——打击传销预警平台,希望用它把“雾霾”驱走,让天放晴,他创建的《浙江省打击传销“三色”预警工作机制》被省政府采纳,从而在浙江构建了打击非法传销工作新格局:政府主导、部门联动、多措并举、综合治理。
今年4月7日上午,临安一个高档小区,一张“杭州天目山酒业招商引资会”的大红色横幅被挂在了两棵行道树中间。出席活动的9名杭州天目山酒业“领导”刚刚落座,民警就冲了进来。
是预警平台及时“觉察”到了“天目山酒业”招商引资这个骗局的真相。公司法人代表曾是中国黄酒业有点名气的人物,但这些年生意不景气,产品囤积,想搞融资,引进了“职业传销团队”,组成了一个网络传销、集资混合型互联网平台犯罪团伙,到被查获时,已注册发展了江苏、河南、上海、浙江等地的会员1500多人,涉案6700多万元。
采访周一磊时,他难得有空坐下来,可他似乎不太适应这种空下来的时刻,他总会在手上忙点什么,这是一种下意识的焦虑。
他并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但他擅长思考g6111。
这些年,浙江经济活跃,老百姓口袋也渐渐饱满起来:全省城乡居民收入分别达4.7万元和2.2万元。
经济犯罪团伙就像是噬咬木头的白蚁,老百姓稍不留神,就可能把辛苦攒下来的“老本”搭进去,郝璐璐甚至是养老金、治病钱都搭进去。
周一磊急啊,希望尽可能保护好他们的钱袋子。
他和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的小伙伴一起开发了“涉众型经济犯罪互联网监测研判平台”,目前在试运行阶段。
“我们的工作更像是个工匠,要严谨,要精益求精,还要科学。”他说这话时,我看到他头顶间杂的白发,在他背后是那张像张国荣的照片,那时他刚毕业。
“这是一个男人的岁月陈信喆。”一起采访的摄影记者说。
?文/陈强 许尚高 张力吴丽伟杨丽 图/吴丽伟葛亚琪
责编:麻雪莲 赵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