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安庆房产网不科学啊!古籍证实曾有“太阳从西边升起”的奇观-世纪风云潮

作者:admin 2015-01-04

不科学啊!古籍证实曾有“太阳从西边升起”的奇观-世纪风云潮
 点击蓝色字免费订阅,
不科学啊!古籍证实曾有“太阳从西边升起”的奇观
根据圣经和史料来确立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真相据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魏国史书《竹书纪年》记载:“(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另据古籍版本《汲冢纪年书》中所记载:“懿王元年,天再启。殇帝升平二年,天一夕再启于郑。”以上中国古籍中的记载,正是应证了在古代之际,曾在中国古代“郑地”(今在陕西省华县)所发生的一次奇异的天文现象,这不单是指在一天之中“天再旦”即“太阳升起了两次”的异常现象,并且因着观察者所处的地理位置,事实上,这是记载了一次“太阳从西边升起”的重大事件,即是古籍中所描述的“天一夕再启于郑”,这其实就是在当地刚发生夕阳西下之后,却又一次迎来了黎明。我根据对世界历史的考证和分析,确认“天一夕再启于郑”所发生的当年,即是上帝耶和华神在以色列耶路撒冷施展使得当地的日晷之日影“倒退十度”这一奇迹的当年,即在公元前712年(B.C)。夏商周断代工程将“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这一天文现象解释成为在古代郑地的某日凌晨之际所发生的一次“日全食”。那么,又如何能解释“天一夕再启于郑”这句在古籍中的辅助性描述呢?足可见其不能自圆其说。这种牵强附会的解释,使得“旦”、“夕”、“启”的本义都受到了歪曲。“夕”字与描述清晨时分太阳升起的“朝”字相对应,比作太阳落山时之际。俗语说:朝夕相处、只争朝夕。 “旦”字是甲骨文字形,象太阳从地面刚刚升起的样子。 而“启”字则是清晨的开始之意。足可见,这是一次太阳从西边升起的奇观。“天一夕再启于郑”这句话的本意,证明了这次特殊历史事件的目击者们,在目睹了太阳在夕阳西下之后又反常地在位于西方的郑地(今陕西华县)上升起的一次奇观。在所观察到的两次“日出”中,第一次日出是属于正常的常规日出,而第二次日出则是“太阳从西边升起”的罕见情形。这意味着太阳曾相对于地球发生了“倒行”,即是记载了一次“夕阳从西边升起”的奇迹。难道说安瑞索思,太阳真的能从西方升起吗?在世界历史上,还有谁曾经记载了太阳“倒行”的奇事呢?确实是有,以色列人就曾将这样一个奇事记载在《圣经》里。《圣经》揭示了“(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的奇观之由来。据《圣经》记载,上帝耶和华神曾经使得日晷本向前行进的影子,硬是向后退了十度。即是在《圣经》中的《列王纪(下)》(20章11节)以及先知书——《以赛亚书》(38章8节)之中,都分别记载了上帝耶和华神曾使得以色列耶路撒冷当地的日晷上的本向前行进的日影,向后倒退了十度。这无疑是世界天文史上的奇迹。具体描述如下:《圣经·列王纪(下)》(20章11节):“先知以赛亚求告耶和华,耶和华就使亚哈斯的日晷向前进的日影,往后退了十度。”。《圣经·以赛亚书》(38章8节) :“就是叫亚哈斯的日晷,向前进的日影往后退十度。于是前进的日影,果然在日晷上往后退了十度。”。据《圣经》记载,上帝曾经使得日晷本向前行的影子,硬是往后退了十度。这就意味太阳相对于地球,曾发生过“倒行”。上帝耶和华神在行这等奇迹的时候,正是在南国犹大王——希西家(执政于公元前715年(B.C)——697年(B.C))当政的年代。先知以赛亚向希西家转告了上帝耶和华的神的话语,上帝耶和华如此说:“你当留遗命与你的家,因为你必死,不能活了麦嘉轩。”,希西家知道自己的阳寿就要到期了,于是痛哭祷告上帝,上帝念希西家曾行了很多善事,又看到了他的眼泪,于是,就给希西家增添了15年的阳寿,并承诺希西家三日后就必可以去上帝的圣殿。此时,本是病得要死的希西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求神给一个兆头,于是,在先知的祷告下,上帝为希西家应验了这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天象奇观,即是使得日晷本是向前行进的影子硬是往后退了十度。自从上帝为希西家施展了这个奇迹之后,从而为他增添了15年阳寿,直到公元前697年(B.C)时,他离世之后,才由其子玛拿西(执政于公元前697年(B.C)——642年 (B.C))接替执政。由此可知姜秀智,上帝耶和华神施展奇迹的具体时间是在公元前712年(B.C)之际。犹大王希西家在蒙得神为他增寿之后,一度踌躇满志。将圣殿里的一切珍宝都展示给了巴比伦的使者。于是,上帝耶和华神立下判语说:“ 日子必到,凡你家里所有的,并你列祖积蓄到如今的,都要被掳到巴比伦去,不留下一样,这是耶和华说的。”。然而,在两年之后,巴比伦国虽然被雄霸中东的亚述国所征服。但是,神却没有将圣殿珍宝交在亚述人的手中,而由上述的判语得知,神会使得亚述和巴比伦之间的强弱对比发生戏剧性的扭转。公元前701年之际,当时,亚述国对以色列南国犹大的首都耶路撒冷进行了围攻,并想如法炮制,就象以前曾在公元前722年之际,用灭亡北国以色列一样的方式,来灭亡南国犹大国。亚述军队在耶路撒冷城下,不断地辱骂上帝耶和华神,当时,上帝耶和华从天上差遣灭命的天使,在一夜之间,灭绝了亚述国围困耶路撒冷的军队共18万五千人,从而使得亚述远征军的实力丧失殆尽,亚述国攻占南国犹大首都的意图就这样破灭了,从此,亚述国变得一蹶不振。巴比伦国趁机崛起,这是后话。请注意,上帝使得日晷本向前行的影子硬是往后退了十度,这十度代表的时区间隔应该是40分钟,这就意味着太阳相对于地球,发生了“倒行”,其结果有两个:1、就是使得地球上的某个刚刚发生破晓的地区,初出地平线的太阳在一瞬间里,又降了下去,约40分钟后,才又一次重新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其结果就必要使得世上的某地发生在一天之内有两次日出的天文奇观。2、当这天文奇观发生之时,在地球上,也必有某个区域,当地人们会发现本地区正处在日落西山、夕阳西下的过程中,一片漆黑广佳房源网。突然,本应该是夕阳西下的太阳,在骤然间变得一反常态,突然又从西方地平线上“跳升”出来,即发生了“夕阳西升”的反常景象,使得当地变得一片光明,并经过40分钟之后,才再一次日落西山。古时的“郑地”位于现在的陕西省华县境内,“天再旦”这样一个反常现象的发生,不正是应验了太阳从西方升起了吗?另据古籍记载: “天一夕再启于郑”。这句话的本意,证明了这次特殊历史事件的目击者们,在目睹了太阳在夕阳西下之后又反常地在位于西方的郑地(今陕西华县)上升起的一次奇观。这惟有一种解释,就是证明了太阳在当时相对于地球,发生了“倒行”。很显然,在第2种情况下,是最为符合魏国古籍所记载“天一夕再启于郑。”的情况。这就是一次典型的“太阳从西边升起”的事件。以下我们可以大致估算耶路撒冷和“郑地”的时区之差:以色列耶路撒冷(经纬度:北纬31.78°,东经35.22°)。周朝的“郑地”(【今陕西华县】经纬度:北纬34.53 °,东经109.77°)。两地经度之差为:109.77°-31.22°=78.55°两地时间之差为:(78.55°÷180°)×12=5.237(小时),即:约五小时零14分钟。中国古代“郑地”即是现在的陕西华县,与以色列耶路撒冷相比较,在经度上相差78.55度,所以,古代周朝“郑地”的日落要比耶路撒冷提前大约5.237小时。而这仅仅是一个大概的估算。可以推算出,当耶路撒冷当地的日晷指向当地距离落日之前的5小时零14分钟之际,与此同时,周朝的郑地上空的太阳也是刚刚落下地平线。如果使得郑地上的人们得以看到“夕阳西升”这一奇观,那么,可以推断出上帝耶和华在使得耶路撒冷当地的日晷退后10°度——这一天文奇迹的具体时间段,大概是在耶路撒冷当地距离日落之前的5小时14分和4小时34分这两者之间。由上,可以推断出上帝耶和华在使得耶路撒冷当地的日晷退后10°度——这一天文奇迹的具体时间段,大概是在耶路撒冷当地距离日落之前的约5小时之际。以上就是对“(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以及“天一夕再启于郑”的完美解释!这两者都有可能对应于公元前712年(B.C)。夏商周断代工程将“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这一天文现象解释成为在郑地之凌晨所发生的一次“日全食”。那么,又如何能解释“天一夕再启于郑”这句在古籍中的辅助性描述呢?足可见其不能自圆其说。这种牵强附会的解释,使得“旦”、“夕”、“启”的本义都受到了歪曲。“旦”字是甲骨文字形,象太阳从地面刚刚升起的样子。而“夕”字则是比作太阳落山时之际。而“启”字则是清晨的开始之意。目前中外研究机构普遍都采用现代科技手段,借助电脑和天文软件,对古代所发生日食、月食等天文现象,进行在历史年代上的精确推算。据中外学者推算,将 “(周)懿王元年假昙花,天再旦于郑”这一天文记载,归结为早在公元前899年(B.C)之际,于中国古代周朝“郑地”(今在陕西华县境内)的上空,所发生的一次“日全食”。“天再旦”普遍被当今中外研究者们解释为一次“日全食”。即在中国古代“郑地”(今在陕西凤翔县或华阴县境内)的某一天临晨之际,所碰巧发生的一次“日全食”。其实,这样的解释是不能让人信服的,这并不符合中国人对于日食的习惯用语。中国历史对日食现象的记载,早在西周之前,就已经具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并通常习惯于用“日有食之”的字句,来记载所发生的日食现象,而不是用“天再旦”这般非同寻常的字眼来记载日食。“旦”字从字面上为甲骨文字形,意思是象太阳从地面刚刚升起的样子。“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也分明是说明太阳在一天里曾升起了两次,而不仅仅是指着天 “亮了”两次而言的。所以,如果人们以当地发生“日食”来解释古籍中所记载的“天再旦”这样天文现象,这无疑是一种非常牵强附会的做法。这样的解释就将 “旦”字在本意上含义,都进行了严重的篡改和扭曲。有学者研究称:“我国在发掘大汶口文化遗物中,发现一幅太阳从山颠升起,中间云烟缭绕的图画。经考证,这是我国最古老的“旦”字写法。后来,在殷商的青铜器铸铭上,又出现了被简化的“旦”的象形字。“旦”字是以圆圆的太阳来表示的。“日”下面的“一”字表示地平线,意为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也许有些读者在查阅了以上论述之后,可能会感到很荒唐博氏线。因为这根本就不符合常识。其实,天地万象都掌握在造物主上帝的手中,上帝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而随意支配日月星宿的运行轨迹。在世界历史上,上帝耶和华神曾以他的大能,一手造成诸多的天文奇观,这绝对是非同小可的。世上的一些凡自称是具有古老文明的国度,面对在公元前712年之际,所发生的巨大的天象变异时,也绝对不会都对此视而不见。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重大事件,这也同时是对于全球各个地区文明程度的一种在隐形中的检验。因此,中国古籍《竹书纪年》所记载的“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的史料疯狂青蛙,就显得弥足珍贵,这无疑一个惊世骇俗的消息。然而,除了《圣经》对此有记载之外,是否只有中国古代记载了这等令人类感到不可思议的天象奇观呢?有!确实是有,而且是不止一次。据希罗多德所著的具有世界权威性的—— 《历史》书中记载,太阳曾反常地升起过四次。具体记载如下:在被称作是西方历史之父的古代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著《历史》第二卷142节中,记载了古埃及祭司向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陈述的奇异的天文记载,即:“太阳逆、反常规地升起了四次;两次它是在它现在下落的地方升起的,两次是在它现在上升的地方下落的。早在公元前5世纪(B.C)时,希腊著名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ροδο-τοζ,拉herodotus,)写成了其传世名作——《历史》一书,此书因其年代久远,而被西方认为是人类最早的历史著作之一,他被西方史学界称为历史之父,其权威性被世界所公认。在希罗多德《历史》第一卷(74节)中,记载了一件奇异的天文现象,即:“白天突然变成了黑夜”。在希罗多德《历史》第七卷(37节)中光唇鱼,记载了这样一件奇异的事,即:“太阳离开了它在天上的本位而消失了,虽然天空澄明没有云影,不过白天却变成了黑夜。”这一记载明确说明太阳之所以在当时消失了,并非是因日食或是云彩的蒙蔽,因为天空是透彻澄明的,并没有云影。这也佐证了在《圣经》中的相关记载,上帝的确曾施展过使得太阳在午间落下的奇迹!~据《圣经》记载,在以色列历史上,上帝耶和华曾在以色列行过多次扭转日、月乾坤的奇迹,神不单是曾经使得“日晷本向前行的影子硬是往后退了十度”这等奇迹,并且施展过使得“日头在午间落下”的奇事,最让人叹为观止的是上帝耶和华曾使得日、月在以色列当地的上空悬停,止住,时间延续达一天之久。A:上帝耶和华神曾使得太阳在午间落下地平线,使得白昼突然变成黑夜。在希罗多德所著《历史》第一卷(74节)中,记载了一件奇异的天文现象,即:“白天突然变成了黑夜”。在希罗多德所著《历史》第七卷(37节)中,记载了这样一件奇异的事,即:“太阳离开了它在天上的本位而消失了,虽然天空澄明没有云影,不过白天却变成了黑夜。”据《圣经》记载,上帝在造成“日头在午间落下”这一天文奇观之前,就事先通过两位先知向以色列人传达了神的审判。在《圣经·阿摩司书》第八章(9节)中,记载了神的话语,上帝耶和华神如此说:『到那日,我必使日头在午间落下,使地在白昼黑暗。』(【摩8:9】)。在《圣经·弥迦书》第三章(6节)中,记载了神的话语,上帝耶和华神如此说:『你们必遭遇黑夜,以致不见异象。又必遭遇幽暗,以致不能占卜。日头必向你们沉落,白昼变为黑暗。』(【弥3:6】)。B:上帝耶和华神使得战场上空的太阳和月亮,悬停止住,不急急落下,约有一天之久。在埃及古代寺庙里的铭文上,记载了历史上曾有一天是平时一天的两倍:有研究者称,据古代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叙述,埃及的牧师曾向他展示他们的寺庙记录,他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记录,说有一天的时间是平时一天的两倍。其实,这正是应验了《圣经·约书亚书》第十章(13节)中的记载:“日头在天当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约有一日之久。”(【书10:13】)。法国的古典学者——弗尔南·克侞姆彼特(Fernand Crombette),在经过对古代埃及象形文字的考证之后,证实了一些埃及象形文字所记载的远古事实的具体内容如以下:“The sun, thrown into confusion, had remained low on the horizon, and by not rising had spread terror amongst the great doctors. Two days had been rolled into one. The morning was lengthened to one-and-a-half times the normal period of effective daylight.……”。即是:“太阳陷入了错乱,它滞留在距离地平线很低的位置而不升起,这种现象在大学者们中间引起了恐慌。两天的光景被合并为一天,早晨实际被延长到相当于正常光景的一倍半。”。当年,以色列出埃及之后,在以色列军队的统帅约书亚的率领下,在征服迦南地的过程中,约书亚曾祷告上帝耶和华,以期让太阳和月亮停下来,以照亮杀敌的战场,这祷告得蒙上帝的应允,于是上帝让日头和月亮伫立,不急急落下,约有一天之久,结果是以色列人大获全胜,全歼了敌人。可见圣徒的祷告能够从神获得难以想象的力量。以上正是以色列人在《圣经》中记载人类有史以来最大天象变异——上帝耶和华神曾使得太阳和月亮在迦南地的上空伫立不动,约有一天之久。至于神所行的“神迹”来说,在人看来所不能的,在神看来,凡事都能。神甚至能控制天空中的太阳运行的轨迹,让它倒退,就倒退;让它落下,就落下;让它停住,就停住。而太阳的体积比地球要大出一百多万倍。正如耶稣基督所说的那样:“在人是不能,在神却不然。因为神凡事都能华兴教育。”(可10:27)。所谓“天再旦”或“天一夕再启于郑”,这就是指的是在一天之中,太阳有两次从地平线上升起的现象。所以,这种奇异现象不应该被牵强附会地被认为是一次日全食。为什么中国学界以及夏商周断代工程研究者冷杰松 ,都普遍认为这是一次日全食呢?为什么不相信太阳有可能在一天之内两次升起的奇观呢?这就是因为他们被常识所拘泥。无神论者都认为这不可能。然而,这确确实实是可能的。经过对圣经中相关天文异象的考证,就有了我在以上相关论述。太阳是有可能在一天之中升起两次的,只有信上帝,而笃信《圣经》的人,才能有如此的底气。以下言归正传:一、推断周武王伐纣克商以及西周“共和元年”的年代定位:1、周武王伐纣克商创立周朝的年代,大约处于比周懿王元年提早175年之际。据古籍《帝王世纪》记载可知,周武王4年伐纣,终结商朝,于周朝受命于上天之后的第7年,即周武王10年冬之际,驾崩于镐京,葬于岐山,享年93岁。据《竹书纪年》记载:“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非穆王寿百岁也。”《晋书.束皙传》由后人编撰的《竹书纪年义证》记载:“传云自武王至穆王享国百年,谓武王在位十七年,成王三十七年,康王二十六年,昭王十九年,至穆王元年,共享国百年也。”众所周知,周朝受命于上天,是自周武王伐纣克商而创立周朝为开端的。由《帝王世纪》可知,周武王于武王4年之际伐纣成功,终结了商朝,而武王灭商的当年就是周朝受命上天而开创周朝的元年,由于武王年事已高,日理万机,在开创周朝之后的第7年,即周武王10年冬之际,驾崩于镐京,葬于岐山,享年93岁。所以,可以看出吴若石,《竹书纪年》与后人编撰的《竹书纪年义证》,两者在论述自周朝创立至周穆王元年而传国百年的这一问题上,并非基于同样的基准。即就是说,周武王在伐纣克商创立周朝而受命于上天之前无忧隐藏,就已经继承了王位。周武王从其父周文王继承王位,与周朝克商而受命于上天,这两者不是同一个概念。所以,后人所编撰的《竹书纪年义证》因过于牵强附会而不可尽信。周朝创立,从而受命于上天,这是从武王4年伐纣克商之战告以成功为开始的。并非是从周文王或是周武王这两者被立为王的年代为开端。所以,安庆房产网由《帝王世纪》可以推知,周武王自周克商受命之后,在位仅7年。据古籍《帝王世纪》记载,周成王崩,历16年。据《帝王世纪》记载,周康王在位26年红烧腊鱼,周昭王在位51年。由此可以知道,自周武王克商创立周朝,到周穆王元年,一共经历了周武王在位7年、周成王在位16年、周康王在位26年、周昭王在位51年,以上四位君王共在位100年,这就与《竹书纪年》所记载的“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的史料高度相吻合!据司马迁所著《史记·周本纪》记载:穆王立五十五年,崩,子共王繄扈立。共王崩,子懿王囏立。另据《帝王世纪》记载,周穆王于“五十五年,王年百五岁,崩于祗宫”。据《帝王世纪》记载,周康王在位26年,周昭王在位51年将乐玉华洞。其中周昭王在位年限长达51年之久,与《史记》所记载:“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 的描述,即讲述了周穆王在50岁时,方才继其父周昭王之王位而成为周穆王。两者在年代的衔接上,是合乎情理的。据《帝王世纪》记载,周共王在位20年。由上可推知,周懿王的前两任君王周穆王和周共王,共在位75年。如果《竹书纪年》所记载“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是确实的,那么,就可以将周武王伐纣克商创立周朝的年代,大体定位在早在周懿王元年之前的175年前后。2、西周“共和元年” 可以大致定位在距离 周懿王元年之后的93年之际西周“共和元年”自周懿王元年还要向后再推延三代君王。即经历了周懿王、周孝王、周夷王、周厉王,共四朝。据司马迁所著《史记》记载,周懿王在位25年;周孝王在位15年;周夷王在位16年。据《史记》记载,周厉王37年之际,这一年是周厉王被迫出走的当年,召公、周公创立“共和”,周厉王在“共和”14年之际,死于彘。周宣王接周厉王即周王位,在位46年。 周幽王在位11年。于是,就可以将西周“共和元年”大致定位在周懿王元年之后的93年之际。由以上可知,西周历经12王,历时339年。根据《史记》记载,东周历经25王。其中有三位周王的在位期限因不满一年,而算作一年,如此,依据《史记》,将东周历代周王在位年限相加,历时521年。由此可以推断周朝共历经37王,共历时860年。这与《帝王世纪》对周朝传国867年的记载相比较,两者高度接近。据皇甫谧所著《帝王世纪》记载:“自克殷至秦灭周之岁,凡三十七王,八百六十七年。”.二、将“(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和“天一夕再启于郑”分别定位在上帝使得日晷上的日影倒退十度的当年即公元前712年(B.C)。A :设立第一种情形:基于“(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之奇观所对应的年代是公元前712年(B.C)。在这个基础上,就可以追溯到周武王伐纣克商创建周朝的具体年代,其大致在公元前887年(B.C)的前后。在这种情形下,无疑是将秦朝和西汉的创始年代都推到公元纪年之后了。对照中外历史,在公元645年(A.D)之际,日本国开始仿效中国唐朝年号,以“大化”为开端,设立了日本历史上的第一个年号。从此钜宝盆,在中国唐朝与日本交往的历史上,两国在对很多历史事件所发生的年代上,都有着相对应的记载,而具有佐证效果。由此可知,对于唐朝开始于公元618年(A.D)的历史定论是可信的。据《帝王世纪》记载,汉朝共传国426年。如此,就将魏、晋、十六国、南北朝以及隋朝的历史,都集中压缩到不足200年的历史夹缝中,这显然与真实的历史显然不相符。所以,只能否决了。B: 设立第二种情形: 将古籍记载的“天一夕再启于郑”之天文现象,定位在公元前712年(B.C)。据古籍版本《汲冢纪年书》中所记载:“懿王元年,天再启。殇帝升平二年,天一夕再启于郑。”据后人考证,将“殇帝升平”勘定为“殇叔”两字。而“(周)懿王元年天再旦于郑”的历史记载,与“天一夕再启于郑”这个描述,两者相比较而言,后者更加符合太阳从西边升起的异常天文现象。如此,就要将上面所推断的原本将前者定为“太阳从西边升起”的结论,再重新定位在发生“天一夕再启于郑”这一古籍记载所对应的晋国殇叔二年之际。据《史记·卷三十九·晋世家第九》记载:“殇叔三年,周宣王崩。”据《史记》的记载,周宣王接周厉王,于“共和十四年”之际,即周朝王位,共在位46年,去世于晋国殇叔三年之际时。晋国殇叔二年,正值周宣王45年,此时,正对应于“天一夕再启于郑”梦驼铃原唱。这样,就将上帝于公元前712年(B.C)之际,在以色列施展奇迹的当年,重新定位在周宣王45年之际。由上可知e络盟官网,自周懿王元年到周宣王45年,期间共历时152年。基于在周宣王45年之际,所对应的公元前712年(B.C)。如此就将在第一种情形下,所推断出的周朝创立的年代,向前推进152年。于是,章丽厚就得出结论:1、周懿王元年对应于公元前864年(B.C)。2、周朝“共和元年”始于公元前771年(B.C)。3、中国周朝创立于公元前1039年(B.C)。【公元前1039年(B.C)——公元前172年(B.C)】。这与中国史学界对周朝创立所勘定的公元前1046年(B.C)虽然相近。但是,对其间的历史过程的排布却大不相同。夏商周断代工程所总结的历史年表,在与中国古籍记载的对照上,有很多不相符的状况。三、对夏商创始年代的推论:推断夏朝、商朝创立的具体时间:A、 根据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魏国史书——《竹书纪年》所记载,夏朝共享国祚471年,商朝共享国祚496年。依据《竹书纪年》,可以推断出:中国夏朝创建于公元前2006年(B.C)前后。【公元前2006年(B.C)——公元前1535年(B.C)】。夏朝共享国祚471年。中国商朝创建于公元前1535年(B.C)前后。【公元前1535年(B.C)——公元前1039年(B.C)】。商朝共享国祚496年。B、根据皇甫谧所著《帝王世纪》记载:“自禹至桀并数有穷,凡十九王,合四百三十二年。”以及“商之享国也三十一王。自汤得位至纣,凡六百二十九年。”.依据《帝王世纪》,可以推断出:中国夏朝创建于公元前2100年(B.C)前后,【公元前2100年(B.C)——公元前1668年(B.C)】。夏朝共享国祚432年。中国商朝创建于公元前1668年(B.C)前后。【公元前1668年(B.C)——公元前1039年(B.C)】。商朝共享国祚629年。由此可见:华夏文明有确切纪年的朝代可以上溯夏朝的创立,距今最长有4100多年的历史。4、后感:司马迁所著《史记》成书于西汉年间,而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魏国史书《竹书纪年》的历史相较于《史记》而言,在年代上更为久远,在史料的记叙上更能反映古代的实际情况。我不知道史学界究竟是如何根据司马迁的《史记》,而将西周“共和元年推断为的公元前841年(B.C),并且做为中国有确切纪年开始的标志的。如今看来,这同样是立不住脚的。以前,我也曾听到或是看到有关媒体就史学界对历朝历代采用倒推年代的方法恋爱细胞2,而追溯早先历史的描述。中国古代纪年法廖景萱微博,通常采用“帝王年号纪年法”。自汉朝中期,全国才统一推行以60年为周期的“干支纪年法”,并延续至现在。在汉朝以前,所采用的纪年法比较混杂,诸如太岁纪年法,不同的纪年法在相互之间的转换上,也比较困难,且容易发生混乱利津二中。况且,我认为中国历史过程比较复杂。其间有多次外来民族入主中国的朝代,也有不少时期都处在中华无共主,纷乱割据的局面。比如东晋与南北朝之间的十六国时期,以及唐朝与宋朝之间的五代十国时期。所以,对中国历史采用逆推之法,本身就困难重重,即便是勉强编撰,也难以让国际学界信服。所以,周朝“共和元年”被学界定位在公元前841年(B.C),就显得非常可疑。在夏商周断代工程中,有中外学术界诸多的专家学者参与其中,对于周朝历史有着多方面的考察和印证,无数的人对此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和时间,但是,在对于历史编年有着关键作用的一个历史坐标——“天一夕再启于郑”的考证上,具有的严重的判断失误,众人的研究所以功亏一篑,其中的原因不在于专家学者的素质和学问,而是在于不认识上帝,没有认识到《圣经》做为上帝为人类建立的永恒契约之伟大。我们可以想象上帝造成这样一个天文奇观的步骤,无论是调动太阳的方位,或是加速地球自转速度,其结果都是要使得太阳和地球之间的相对位置发生瞬间的剧变。我们不能不考虑由于地球在转动动量和惯性上的突然改变,而给地球物理所造成的巨大影响。如此看来,上帝通过改变太阳的方位,而造成太阳与地球两者之间相对位置的改变,从而造成“日再旦”的现象的出现,以这样的方式,相较于想象上帝可能会直接改变地球自转速度或是使之倒转的思维方法,更趋于简洁和合理。
世纪风云提示:
这是一件地球出现反转运动事件。必定有客星干扰地球,从下面的资料可以判断相关情况。
Planet-7X影响地球的时间表:

公元前687年左右,有三次干扰情况。这是客星从地球黄道区域过境造成的对地球自转运动影响。
前沿资讯公众号:世纪风云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