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学生部落与定窑有关的诗词-曲阳县工艺美术学会一

作者:admin 2018-09-04

与定窑有关的诗词-曲阳县工艺美术学会一
〔清〕陈维崧撰:《迦陵词全集》,清康熙二十八年陈宗石患立堂刻本。
卷二十二《归朝欢寿马殿闻太史五十》
几载日华东畔住,吟尽上林卢橘树。暂因休沐卧家园,舍傍别筑莺花□。晓峰晴可数,竛竮小髻添娇嫮。羡风光、鮆鱼吹雪,紫燕画梁乳。 水榭潭香生一缕,间课雏童□□铸。定瓷翠滑最怜渠,南华且了朝来注。扫花蓬岛侣,群骏鸾鹤阶前舞。愿年年、朱顔绿,发?向镜中驻。
〔清〕陳維崧輯:《篋衍集》,清乾隆二十六年華綺刻本。
卷八七言古诗:
顾景星:《初夏竹坞看内子烹阳羡茶和子瞻韵》
乌笋已成班笋生,紫椹半落黄鹂鸣。雨前手试雀舌嫩,云脚照鬓雅雏轻。山杯石磴列一二,谢家风味林下意。阳羡焙手梁溪煎,建安黑盌兰溪泉。不知何者学西蜀,更夸定瓷红琢玉。汉文园令渴胜饥,远山真对文君眉。柴扉不启啄木叩,竹鸡飞过提壸随。酒能消渴茗亦醉,松风欲定雨生时。
〔清〕程晋芳撰:《勉行堂诗集》,清嘉庆二十三年邓廷桢刻本。
卷十一:鉴堂老友所奉定瓷观音嘱作长歌
巉峭补陀石,的皪千花妍。闻思大士衣袒偏,威客广大不可拟。何乃肖像归陶甄,定州琢红磁。独此矜天然,工人浣手取埏埴,无焰火炙冰花砖。真身仿佛降尘世,明灯绣幙为周旋。历祀几八百,劫烬浇寒泉。破门野刹袁江边,老僧敲钟索施钱。石案苍鼠
〔清〕戴文灯撰:《甜雪词》,清乾隆刻本。
卷上:台城路枰后茶香
楸纹玉子残花影,小团蜜云初破。活火然松,新泉汲竹,漫点姜盐些个。图书位左。早敛手推枰,云烟吹过。为语山童,定瓷红玉琢来可。 山居清供亦颇,只疏帘静赏,赢恰瓜果,紫笋园林,青梅节序,闲梦家山飘堕。日长更课,仗雪椀冰瓯,破除炎火,恰笑坡翁,不谙谁似我。
〔清〕樊增祥撰:《樊山集》,清光緖十九年渭南县署刻本。
卷九:晚渡清水河望定州作
草寒沙白古唐河,车骑东来接轸过。村暗忽明虹照雨,柳黄仍碧水微波。津梁已倦能归否,舟楫虽横奈晩何。汲取清流聊试茗,至今花椀定瓷多。
卷十九:秋夜雨中
单于三弄落谯门,疏滴桐阶听未真。夜久绣帘长窣地,雨凉银烛渐亲人。定瓷粉白宜佳果,蕲簟流黄怯旧筠。自展方床棋子褥,五更稳称瘦吟身。
〔清〕樊增祥撰:《樊山续集》,清光緖二十八年西安臬署刻本。
《樊山续集》卷五朝天集下:《保阳道中三十五叠韵写怀》 
北风斗起朔云扬,南去头皮尔许狂。涿(麥并)起溲便腹果,定瓷蓄药点瞳方。甸师自课原头麦,春女犹歌陌上桑。自古雄人生末世,英风吾爱赵佗乡。
《樊山续集》卷十二西京酬唱集:《四叠韵示竹延》
燕蓟别来西望秦,散花知否是天人。妍词宋杏红情绮,古画唐梅粉朶。春天醉已回难止,酒月弦初上怕沾巾。圆瓯白定香茸紫,翠滴檐花赏雨新。
新雨赏花檐滴翠,紫茸香定白瓯圆。巾沾怕上初弦月,酒止难回已醉天。春朶粉梅唐画古,绮情红杏宋词妍,人天是否知花散,秦望西来别蓟燕。
《樊山续集》卷十六音声树集:《与女弟子绣漪试茶叠前韵》
纱帽煎茶薄暮天,虚廊鹤避竹垆烟。小圆贡饼红丁艳,本色官窑白定圆。可记酒潮生昨夜,待烹雪水过今年。起居不似薇花,架隔疏寮似钓船。
《樊山续集》卷二十两艖?斋集:《三叠前韵索同人和》
诗境通禅语语佳,亦如蘸雪吃冬瓜。绛潭丛帖兼真草,白定圆瓯起暗花。着论养生茶最损,庞晓杰率真待客豆无加。吟朋各抱谦谦意,更向谁边问作家。用大作家在那边语。
《樊山续集》卷二十四紫薇三集:《以龙井叶馈云生有诗报谢次来韵》
养生常毁茶,饮多苦脾冷。客来自浙西,贻我以龙井。清诗由此岀,雅耆岂能屏。点入白定瓯,绿光照衣领。想见发汉皋,火车载而骋。珍重袭素镴,谨严束红绠。瀹以通济泉,如持湖亭皿。色淡意转浓,味腴香且永。独饮复谁共,数之得八饼。惠过酒一瓻,意同粟五秉。华清有佳人,伫此团月影。病足不下床,闭门谢朝请。徘徊苦后甘,积渐入佳境。暖阁鸣松风,银波泻壶岭。林子中诗壶岭共倾银霅水。昨夜雪在竹,红垆热力猛。雀舌发香清,龙头得句警。陶家冷生活,可以傲贵幸。新诗二百言,淡远出明靓。和君白雪词,取办在俄顷。何当同夜话,煮灯紫微省。
〔清〕冯询撰:《子良诗存》,清刻本。
卷十四《督师景德镇属江东处士陈国治为予制粉定瓷净水盂,因自铭识懺》
水不净曰泞,心不净曰竞。泞可净也,竞不可净也。必净不净,净之以静,茫茫六合,一盂水影。
〔清〕杭世骏撰:《道古堂全集》,清乾隆四十一年刻光緖十四年汪曾唯修本。
诗集卷十二归耕集:《集清勤堂金处士农以洞庭春茗饷客》
木瓜树大纷蔽阶,先生晏坐清影皆。西风打窗送凉雨,秋士续续来高斋。斋前石鼎平不颇,童子开门敲石火。忘言相对捶玉琴,落叶忽惊飞鸟堕。拾寻篆字青虫蚀,扫叶煎茶仍树侧。定瓷清泛乳泉香,中有春初洞庭色。
诗集卷十六岭南集:《用山谷谢送碾赐壑源拣芽韵,谢姜司马宏正惠仙人掌茶即送之京师》
姜侯禔躬凛圭璧,与我同乡不相识。昨见我诗知我瘦,赠我春芽涤南食。城西行馆共倚阑,清池照岀扬且颜。雕盘屑麫招近局,相约昏黄岩际宿。纷纭官事强推排,不得莎亭同秉烛。归来书堂说三礼,孰与分渠辨泾渭。枯喉欲效毒龙嘘,燥吻居然渴骥似。一餐饱啖束修羊,苦味恰好浇诗肠。嫩枪清暎定瓷绿,石鼎小爇松脂香。闻君铃驮冲雪走,酬尔新诗替尊酒。
〔清〕刘大绅撰:《寄庵诗文钞》,民国云南丛书本。
诗钞续卷九《甲戌李占亭赠梅枝》
张筵无好赋,又寄两三枝。雪后半开处,烟中初折时。岀门蜂蝶恋,过市鬼神窥。待汲幽泉水,寒香护定瓷。
〔清〕钱芳标辑:《湘瑟词》,清康熙刻本。
卷三:蝶恋花
午酒微醺贪睡好,短梦惺忪,不意凌波到。兰麝满怀腰一搦,定瓷亲递云芽小。 蜜雨重帘声息悄,半饷迟留,生怕人知道。撩鬓状裙浑草草,临行更索盘龙照。
〔清〕钱谦益辑:《列朝诗集》,清顺治九年毛氏汲古阁刻本。
丁集卷十六:张举人民表:《同献孺过损仲宝觥斋,得觥字》
二毛森向镜中明,犹逐逢场作戏行。已乞彼姝欣镊白,更烦吾友为篘清。灯烧菡萏膏烟结,瓶沸笙簧水火争。颓玉讵须邛竹杖,倾银不及定瓷觥。
〔清〕屈大均撰:《翁山诗外》,清康熙刻凌凤翔补修本。
卷十七词:临江仙灯花
香篆氤氲帘影内,兰缸正作重台。双心合作一心开。芙蓉无种,春自火中来。 光暗不将银箸剔,贪他再结仙胎。殷勤拾取落花煤。油污玉指,小印定瓷杯。
〔清〕孙尔准撰:《泰云堂集》,清道光刻本。
诗集卷十二回挝集:《陈香谷中丞、胡书农学士,招同瞿花农别驾、许君修上舍,雨中游西湖,别后赋简书农》
屡从西泠过,不放西泠棹。岂遂乏胜情,相偕少同调。昨宵喜不寐,折简得佳召。际晓檐声喧,清远天所媢。雨师讵能沮,决去似黄鹞。招招瓜皮艇,游泳随所造黑特一号。西湖似西子,浓淡并娟妙。画手李将军,金碧烂相照。新藳出巨然,烟云变幽峭。汗漫湖流深,欲鼓水仙操。茶香定瓷瀹,酒酽深杯釂。兴适忘主宾,诙嘲闲吟啸。抽身羡君等,归隐杂屠钓。学士焚银鱼,南陔承色笑。闲门喧马檛,送喜泥金报。书农哲嗣成进士前一夕甫闻喜。掉头如不闻,冷行避荣闹。愧我犹官身,王程追长道。画鼓津头鸣,离思搅风纛。题诗一寄君,息壤盟终约。
诗集卷十六岐海集:《饮芸昉中丞杏花村酒赋谢》 
杏花村枕汾水滨,村中风气含古春。春光骀荡何所著,散入汾酒清而醇。世人题品夸劲,其间真伪谁能分。我生小户气先摄,闻名蹙额愁沾唇。先生一笑为洗谤,特倾家酿来娱宾。定瓷满泻色无别,梨花逊白梅逊芬雷雨心。扬州雪液未堪拟,刘家白堕安足珍。一酌面皱舒,再酌骨髓醺。三酌华胥在,人世太和盎盎还其真。元忠岂知仆射乐,陶潜本是羲皇人。曲生风味有如此,世间耳食犹纷纷。先生辨酒相辨士,淄渑一滴区醨淳。杜康千載尚冥感,當世有衔冤民。君不见洛阳糟邱心莫逆,太白诗寄元参军。东坡吟索六从事,北海百榼言津津。愧无好句答嘉贶,使我未醉颜先頳。十日愿追河朔饮,余沥祭勾芒神。行沽倘许向西笑,锦坊艳拂青帘新。濡头腐胁无不可,莫待落花乱打刘伶坟。
〔清〕汪惟宪撰:《积山先生遗集》,清乾隆三十八年汪新刻本。
卷一:梁芗林书室三咏 其三
朱砂印色
不羡紫泥香,中涵朱孔阳。沃膏滋美润,求艾更精良。艳夺珊瑚末,春浮科斗光。书家宜秘惜,珍重定瓷藏。
〔清〕王昙撰:《烟霞万古楼诗选》,清咸丰元年徐渭仁刻本。
卷二:《自察岭至净土峰中经石硖侧磴盘回历十数茅蓬逢庵憩息记事》
云雾春芽竹箬收,中有云雾茶以此名。七星炉火定瓷瓯。留人纸帐三层鞯,敬客山菌一杓油。伴夜银猧驯似虎,放生红鲤大于牛。青精饭糁黄精裹,不识临安况九州。
〔清〕王文治撰:《梦楼诗集》,清乾隆刻道光补修本。
卷十九后楚游草:拟元微之体二首 其二
小像沉檀八宝扃,折枝新供定瓷缾。暗从花下牵郞袂,软语哝哝问道经。
〔清〕张应昌撰:《烟波渔唱》,清同治二年西昌旅舍刻增修本。
卷二水龙吟南天竹 
可从天竺移来,宝阶行树珊瑚缀。丹成粒粒,珠圆颗颗,歳寒佳致。点染清华,定瓷琢玉,涧松蟠翠。更研朱入画,黄梅緑筱虎墨沉香,参差写,新年瑞。 还记迎梅雨细,吐微花,粉翎疎碎。为防雀啅,绵兜铃护,小庭幽砌。看到垂垂,天寒日暮,流年如水。怕相思,暗惹朝来袖薄纵情忘爱,误佳人倚。一名南天竺
〔宋〕苏轼撰〔清〕查慎行补注:《补注东坡编年诗》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卷八古今体诗六十九首:试院煎茶 
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蒙茸出磨细珠落,眩转绕瓯飞雪轻。银瓶泻汤夸第二,未识古人煎水意。公自注古语云:煎水不煎茶。君不见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贵从活火发新泉。又不见今时潞公煎茶学西蜀,定州花瓷琢红玉。我今贫病常苦饥,分无玉盌捧蛾眉。且学公家作茗饮,砖炉石铫行相随。不用撑肠拄腹文字五千卷,但愿一瓯常及睡足日高时。
〔清〕冯云鹏撰《扫红亭吟稿》清道光十年写刻本
卷九古近體诗
牛叶商袁敬臣同日送至黃梅口占四首 其四
深浅横斜长短枝,定窑瓶贮两相宜。新诗倘咏晁无咎,何处芳菲觅素儿。王直方家,遣小鬟素儿,以蜡梅送晁无咎。无咎以诗谢之,有云:芳菲意浅姿容淡,忆得素儿如此梅。
〔清〕茹纶常撰《容斋诗集》清乾隆三十五年刻乾隆五十二年嘉庆四年十三年增修本
卷七鄴中集
龙泉窑椀
柴窑碎片皆可宝,汝州光泽流玛瑙。白定有芒官哥兴,生二龙泉亦复好。足背铁色含青莹,百圾破略殊阿兄。下此纷纷不足数,近代竞尚惟宣成。宣成佳器最纎丽,三百年来风未替。艳质轻明殊有余,古貌厚重翻难逮。君不见宣宗戗金蟋蟀盆,悲歌慷慨吴梅村。又不见成窑芳草斗鸡缸,郑重胪列青吟堂。似此澄泥与范土,亦复茫茫阅今古。珠襦玉匣宋诸陵,麦饭那堪溯簠簋。玩物更尔时摩挱,木榻相对生咨嗟。绨函封固固无谓,何如满挹卢仝茶。
卷二十八漫叟剩稿
《约亭以木瓜相餇赋此谢之》
知从洛中来,还作宣城看。木瓜咏风诗,清芬比幽兰。置之鸟皮几,贮之定窑盘。对酒消永夜,拥炉御新寒。感君殷勤意,饷我娱衰残。永好诚所愿,琼琚报为难。
〔清〕宋琬撰《安雅堂未刻稿》清乾隆三十一年刻本
卷五
狱中八咏之黑磁碗
百金买定窑,珍重逾连玺。此物遂见遗,制自有虞氏。
〔清〕王芑孙撰《渊雅堂全集》清嘉庆刻本
惕甫未定稿卷十九
建窑印色盒铭
定窑伪酬一缣,建窑真值百钱,同一白名相悬。
诗外集卷二
瓶冻知寒得瓶字
未觉霜凝瓦井底望天,须知冻在瓶。银床才罢汲,玉柱已成形。此际同呵砚,前时忆建瓴。有人忘凛冽,昨夜尙清泠。粟讶侵肌乍,纹疑破胆经。定窑甜更白,灯影苦逾青。竹几移鳬鼎,梅枝浸鹤听。授衣天上早,初日丽彤廷。
〔清〕王煐撰《忆雪楼诗集》清康熙三十五年王氏贞久堂刻本
卷上(又见〔清〕陶梁撰《国朝畿辅诗传》清道光十九年红豆树馆刻本卷二十六王煐:煐字子千,一字南区,号盘麓,又号紫诠,宝坻人。康熙间贡生,历官浙江温处道,有《忆雪楼诗》二卷。)
鱼缸歌有序 
鱼缸,前代御府酒器也,与鸡缸并称然。鸡缸绘于外,虽极精工,未能免俗。鱼缸绘于内,酒光荡漾,鱼影浮沉,大有活趣。辛酉岁,家学錄近天以十二缸见贻,云:渠先祖中翰公,得自中贵,世不多有。旋为知者索去,其十仅留二,以志赠者之爱。前春过豫章,学生部落见市中所售,颇仿佛,但火气尚在,不及旧磁温润耳,因尽收之。仲秋,寓羊城同人过访,出此劝饮,咸作诗歌赏之。余亦率成六韵,述其所自,非以云和也。
吾宗舍人最博古,搜讨平生遍寰宇。倾家不惜购珍奇,千金挥掷同毛羽。夏鼎商彝满几筵,翡翠朱砂出土鲜。秦汉玉精留血浸,晋唐墨妙展云烟。更因爱飮情潇洒,尊罍杯斝都精雅。交错成宣哥定窑,非复寻常饶郡瓦。余丞光禄官最闲,邸舍咫尺时追欢。贻我小磁缸十二,道是先朝御府颁。洁如白雪轻于纸,朱鱼四尾浮游起。鼓鬣旋鳞俨若生,浅斟满酌涟漪。比重箧封题近十年,今朝赏识出君前。古来尤物亦难遘,尽醉宁愁竭酒泉。
〔清〕翁方纲撰《复初斋诗集》清刻本
卷三十五谷园集三
题孙文介本十三行二首 其二
九字兰亭璞未雕,一虬铁笔极岧峣。晋陵宝匣球图重,素鼎何如仿定窑。
诗卷第二十一
再题唐荆川旧藏武梁祠象册二首 其一
洛浦神光想元晏,定窑款识仿丹泉。吾家息影山庄客,古色摩挲又百年。
〔清〕吴省钦撰《白华前稿》清乾隆刻本
卷四十
《论瓷绝句》
炼土涂油制绝殊,尚陶风教本先虞。缥瓷捧与潘郎手,曾夺千峰翠色无。潘岳《笙赋》倾缥瓷以酌醽,陆鲁望诗:“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雨过天青一抹浮,薄如茧纸响如球。平生不识柴窑面,黄土洼中度郑州。古玩品柴窑出郑州,润腻有细纹,多粗黄,土足。《博物要览》:柴窑薄如纸,响如磬。竹垞词注:周世宗批札,雨过天青云缺处,者般颜色做将来。
官汝天然蟹爪纹,内司紫口价空群。流传别有鸟泥种,压倒龙泉赝器纷。《格古要论》:汝窑有蟹爪纹,宋修内司官窑所烧,紫口铁足者,与汝器相类。黑者谓之乌泥窑,龙泉伪为之而无纹。
南北班班异品题,每从黄白判高低。谁知紫墨花红样,只要双痕滴涙齐。《格古要论》:定窑有南北,古玩品定器细白者,贵粗而黄者贱。又有紫定、白定有泪痕者,佳苏诗“定州花瓷琢红玉”。
戗金官匠样偷描,重价争收号折腰。太息寒芒坐轻露,不将秘器进先朝。《格古要论》:元戗金匠彭均实,效古定器折腰样者甚整齐,故名彭窑。好事者以重价收之,至为可笑。《老学庵笔记》:故都时,以定器有芒不入禁中。
琉田铁足属章生,淡白浓青画不成。输与阿兄新制好,断纹百圾碎庚庚。《春风堂随笔》:宋时章氏兄弟,主龙泉之琉田窑。《稗史类编》:章生兄弟所造窑,皆色青,浓淡不一,足皆戗色。《辍耕录》:哥窑浅白,断纹号曰圾碎。
烧瓷射利说浮梁,枢府名同御厂强。试看六窑开设处,金星糖点采麻仓。《容斋随笔》:彭器资诗浮梁,巧烧瓷,又因官争射利。古玩品元饶器,小足印花者、有枢府字者高。《江西通志》:洪武三十五年,开御厂及二十座官窑,窑名凡六,其土出麻仓山,有糖点白玉金星色。
空青堆饰错红鲜,玉箸双钩认永宣。粉盝酒缸零落尽,醮坛茶盏却流传。《事物绀珠》:永宣二窑,皆以苏麻杂青为饰,以鲜红为宝。吴梅村有《宣窑脂粉箱歌》。《博物要览》:宣窑白盏心有坛字者,曰坛盏。嘉窑小白瓯,有姜枣茶酒等字者,乃醮坛,所用亦曰坛盏制度,质料迥不及矣。
粉青花朵说高丽,太食铜胎傅药奇。料理缠丝兼锁口,一时航海重玻璃。《格古要论》:古高丽器粉青,似龙泉,有白花朵者,不甚值钱。大食窑以铜作身,以药烧成五色花。《博物要览》:玻璃窑出岛夷,有白缠丝、天青、黄锁口三种。
宜壶妙手数龚春,后辈还推时大彬。一种粗砂无土气,竹炉馋杀斗茶人。《茶疏》:龚春茶壶以粗砂制之,正取砂无土气。
候火开窑色色同,忽惊窑变玉玲珑。不须更话文丞相,多少观音点化中。《稗史类编》:开窑时,有同是质,同是色而特美异者,谓之窑变。《格古要论》:吉州窑书公烧者最佳,相传文丞相过此,窑变成玉,遂不烧焉。通雅报国寺,有窑变观音。
唐窑近出抵璠玙,持较年窑或未如。笑我两年滞宾幕,不将双眼挂陶书。年羹尧所制,曰年窑。予壬申癸酉间在九江唐榷使英幕,唐所造曰,唐窑,其《陶书》一卷,载陶法类备。
〔清〕冯云鹏撰《扫红亭吟稿》清道光十年写刻本
卷十四古近体诗
《齐王坡早麦行》
齐王坡在曲阜城东南十八里,相传齐王驻马于此,其地有早熟麦。又传为焦花女之遗考,宋焦花女事继姑至孝,姑病,思尝新麦,女泣祷于天,忽于河滨得之燎以愈姑。其地有燎麦台、有孝源河事,载《胶州志》。予咏入胶川古迹中,此地无陈迹可指,惟至今麦犹早熟暗剑无人机,未定谁田,但不出一顷以外。江西客每预期来,买割焚灰,往造上品瓷器,云非此灰不成,亦异事也,并咏之。
齐王坡前麦一顷,中有异瑞标新颖。先期半月早惊秋,玉粒坚凝压金顶。焦花女事属传闻,为鲁为齐无定影。姑病何尝不食新,天心感动人心警。至今他麦未含浆,此地先堪拾遗秉。制器缘何江右传,粉定花瓷珍上品。物理微茫不可知,物情幻变精光冏。一事传流两地争,骚人衍说聊相并。来牟帝锡岂寻常,孝行终高人一等。
〔清〕黄本骥撰《三长物斋文略》清三长物斋丛书本
卷四
《贤母颂·粉定印色盒铭》
其外白,其中赤,印以心,毋印以石。
〔清〕张埙撰《竹叶庵文集》清乾隆五十一年刻本
卷三十二词八林屋词六
朝中措
和陈其年《客中杂忆词八首》,与其年同者香胆缾二种而已。
《朝中措·忆胆缾》家兄最嗜缾花,故贮花之器,独多取枇杷、枸杞野果入供,更清绝也。
阿兄庙市善探罗,位置到吟窝。好款瓷怜粉定,薄胎铜取宣和。 枇杷初熟,枸杞将老,清供婆娑。今又三年陇右,寝中春草如何。
〔清〕陈正璆撰《五峰集》清乾隆九年刻本
五言律诗卷一
古匋歌
上古朴质延洪荒,食饮陶器无精良。土簋土铏久且变,越窑秘色开李唐。陆鲁望诗,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秘色来。雨过天青世宝贵,零瓷碎片尊柴皇。柴窑色如天,声如磬,今人得碎片皆以装饰玩具。赵宋锦边丑白定,汝州勅建玛瑙光。宋以白定有芒,命汝州建青窑器,用玛瑙末为油。后苑邵局始南渡,官窑臣庶不敢藏。南渡后,邵成章提举后苑号邵局法政和京师旧制名官窑进奉之物,臣庶有禁。处州龙泉百圾破,生一生二推二章。南宋处州章生一、生二,各主一窑,兄陶为哥,弟陶为龙泉,足皆铁色。哥窑多断纹,名百圾破。均州窑毁不复作,按之图谱颇散亡。宋有均窑。舒娇女手迁宋末,画水空翠摇横塘。窑岭六七处,宋末窑变迁。饶州瓷,曰舒娇,乃永和舒翁女所画,画水塘犹扗。宣成纤美丽彩照老郭讲水浒,丹砂积音祭,一作际。红烧鸡缸、成窑鸡缸最著。珍奇诡异流脆薄,不穷其极难更张。尔来规制重仿古,澄泥范土崇坚刚。天道好还故如此,毋谓物用非其常。
〔清〕高士奇撰《高士奇集》清康熙刻本(材料又见〔清〕孙承泽撰《砚山斋杂记》卷四《窑器》引述高士奇之说,清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城北集卷六古今体诗共五十一首
宋均窑瓶歌酬苍林
古来陶器崇朴质,瓦罂土缶无奇特。越窑传自李唐开,陆鲁望诗云:九秋风露越窑闻,夺得千峰秘色来。则唐时已有窑器矣。青瓷共宝柴皇式。世传柴窑色如天,声如罄,今人和其碎片,皆以装饰玩具。雅具偏从赵宋多,锦边白定嫌芒棘。勅使新窑建汝州,熊熊玛瑙流光泽。宋以白定有芒,不堪用。命汝州建青窑器,以玛瑙未为油。渡江邵局袭故京,澄泥范土何轻明。烧成惟献至尊用,郑重特以官窑名。南渡后,邵成章提举后苑号邵局法政和间京师旧制名官窑,进奉之物,臣庶不敢用。处州二章巧更过,生一新兴百圾破。南宋时,处州龙泉苏柏丽,章生一、生二,各主一窑,兄陶者为哥,弟陶者为龙泉,足昔铁色。哥窑多断纹,名百圾破,更见重于世。一器争酬数十缗,阿弟龙泉名并播。近来纎美说宣成,丽彩寒芒照四坐。宝椀鸡缸盘积音祭红,市中论价称奇货杨勇简历。鸡缸宝烧碗、朱砂盘最为精致,价在宋砀上四劫循环。僧寮偶见双耳瓶,黛色浓澹光泠泠。异哉均州旧时造商道人生,几经兵燹犹完形。苍公为言出内府,乱离遗弃等尘土。当今所宝惟蒸民,焚裘裂锦轻图谱。不尔搜求焉得存,此物早同簋簠尊。宣和闲,内府尚古器,搜求民间,无敢隐者流氓大领主。禅家本意绝贪爱,赠君持去娱朝昏。雨过秋天白露时,小斋飒飒凉飔吹。题诗灯前记佳话,纸窗木榻生陆离。京师地卤艰花木,花开花谢空寒燠。得此大足消清愁,殷勤满插东篱菊。
〔清〕梁同书撰《频罗庵遗集》清嘉庆二十二年陆贞一刻本
卷二诗二
题恒上人画瓶花小幅
林逋合配水仙王,试向风前细平章。白定花瓷怪石供,阿谁清福占来长。
〔清〕刘嗣绾撰《尚絅堂集》清道光大树园刻本
诗集卷四十九雪泥集
木瓜词
白定黄磁纪物华,略无枝叶与槎枒。门前不许苞苴入,自对寒窗咏木瓜。
诗集卷五十二补萝集
《袁朗生以常熟广文卓荐进京,向有钵砚,系米色,甚适于用,磨之不得干,余为赋钵砚歌》
寒士托钵趋朱门,袁君瓷砚留冰痕。得之龙岩匠巧琢。半生挥洒力所存。砚兮磨人润偏独,笔势纵横不知涸。生来米色得其精,却有曹仓似天禄。君今卓荐朝明光,恨不此砚携身旁。家中漆盖等闲置,黄磁白定俱同藏。顷居禅房钵宜用,持见诸天炷香众。洗钵朝来且洗心,归寻此砚成清供。
〔清〕钱谦益撰《牧斋有学集》四部丛刊景清康熙本
卷三庚寅夏五集
东归漫兴六首其一
经旬悔别绛云楼,衣带真成日缓忧。入梦数惊娇女大,看囊长替老妻愁。碧香茗叶青磁碗,红烂杨梅白定瓯。此福天公知吝与,绿章陈乞莫悠悠。
〔清〕沈大成撰《学福斋集》清乾隆三十九年刻本
诗集卷二十六竹西诗钞
易秋澄斋中试茶
薄寒惊旅人,秋气入林谷。偶来东城东,幽境豁心目。石鼎烹寒泉,竹间鸣琴筑。倾之白定瓯,色暎须眉绿。昔闻季疵经,茶品繁有族。龙泓坼灵芽,一串珍于玉。我辈殊清狂,连啜苦未足。笑彼李端公,毋乃猶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