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学生贫困申请书与死亡插肩而过是什么感受?这位美国人的经历带给我们的思考-这才是美国

作者:admin 2014-08-21

与死亡插肩而过是什么感受?这位美国人的经历带给我们的思考-这才是美国

| 这才是美国|
用亲历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美国
这才是美国出品,ID:MIGUO-1,作者:Sherman,编辑:荔枝。
我们知道美国人习惯在年轻的时候立遗嘱,对于他们的死亡观,米叔(这才是美国:MIGUO-1)之前在这篇文章中写到过:《美国人如何看待死亡?看看这个调查就知道了》,今天推荐的这篇文章是一个美国人的真实经历。
大量西方英雄主义题材的电影都鼓励人们缔造“看似伸手可得”的成就和人生。看完那些电影,逼真的特效、走心的旁白都让我们好似经历了他人生命一般。可是,电影的时长只有90-150分钟,只给观众呈现了重要的情节和结局,中途跳过的那么多细节,换到现实生活中,我们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和领悟。下文作者Mike就记录下了他自己的故事。
Mike结合电影文化与他 “鬼门关潇洒走一回”的经历向我们叙述了他对人生的感悟。故事中有大量对电影片段的比喻和细节描述,让米叔对电影文化与我们的关系有了更深的理解。文化即是我们的生活方式,而电影题材的多元化给我们带来了不同的感官体验,同时反映了社会现象掠心女王爷,引发我们对整个社会以及自己人生观的深思。

2013年的某一天,我与朋友喝酒聊天,已经进入了醉醺醺的状态,一不小心跌了一跤。幸运的是,我直接跌倒在了沙发(我家为数不多柔软的东西)上。但不幸的是,我的左侧肺是个特立独行的“异类”,有着特有的运行规则,这次跌倒让我体内一半的血液都进入了左侧肺。
现在的电影传媒文化教我们如何恋爱,如何在“恐龙世界”里存活,却很少告诉我们如何面对死亡的降临。你也可以说电影传媒文化什么都没教给我们。
1.生命威胁常常突如其来电影魔方,毫无来由。
我们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而在电视节目中,主角一般都死于光彩的理由,至少不会是因为一个沙发。在电视剧《行尸走肉》中,大多数的死亡都是英雄献身,比如在变成僵尸前给自己来一枪;或者像剧中Glenn(《行尸走肉》中一位亚裔角色,深得追剧粉丝的喜爱)那样去死,当然这引起了粉丝们的“不满”。
在目前流行的《权利的游戏》中黄岩洞,主角的意外死亡是为了让观众意识到某个人有多坏,或者让观众去恨那个坏蛋。当你读完这篇文章第一废宠,我怀疑你会认为这个沙发是借着复仇的名义来谋杀我的。如果电视节目是可信的,那么死亡应该是有一定意义的。
我记得急救人员告诉我官眷这差事,有四升的血涌进我的胸腔,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的主管医生和护士也反复告诉我这事。
他们对我说,通常情况下,像我这样的体型发生这样的状况,肺会萎缩,没有生还的希望。
你也许会认为我是个超重的胖子,所以是我的懒惰把我送进了那个又贵又软的沙发的怀抱里?或者你会想象我的体质是多么的虚弱,就好像我的骨头是由木屑和一种虚无缥缈、名为“希望”的东西构成的?
答案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臧健和我是个1米93的大高个,喜欢拳击运动,所以体型保持得很好。然而这些正是我摔倒在沙发上后发生血胸的主要原因(血胸跟气胸有关麦格iptv,但更为严重)。
对于我的事故,我常听到医生说“你的情况很常见。”但我就很纳闷,因为在这十年中,我的身高和体重一直保持稳定,但医生却从未跟我强调要注意这一点。
那还到底有没有其他荒诞的原因能导致死亡?比如学生贫困申请书,北半球的人是否因为看蓝颜色太多而导致心脏爆炸?谁知道呢?
4. 你的朋友会让你失望
意外发生的时候,我正位于偏远的郊区。相比肺部失常,那里的医生们通常更擅长处理关节炎或者痴呆。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礼貌地表达:这些医生对我的情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甩葱歌简谱,一名照顾我的专家告诉我,我还能活着很幸运,因为上述的那些医生本应该在接诊后立刻从中间给我开胸,就好像很多电影中的情节一样栗红强。
但事实是刘祖鸣,那些医生给我的肺接了一根看起来很“可爱”的管子,希望血液可以自己流出来。但是,血液显然没有流出来。
由于我离家很远,我能够理解为什么我那些亲密的朋友没有来探望我。但是我很有信心,在我被转移到离家较近的医院接受手术后,他们会出现的。
感谢我所看过的那些电影。这些电影告诉我,在困难时如果有什么可以依赖的,那就是朋友。所以我设想我的手术很成功,然后和朋友击掌相庆。
我还设想我会开个玩笑:“嘿,下次轻一点!”然后所有在场的人都会笑,因为这就是电影里的场景,不是么?
生活中,好朋友总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比如当遇到困难时,朋友会建议一起去打保龄球。又或者被人欺负的时候 ,你的朋友也会出现来帮你。
所以,当从小一起长大,我几乎把他们当兄弟的朋友没有来探望我的时候,我感到十分的震惊。
他们甚至没有来过一通电话,一条短信,连在Facebook上点赞和评论我的治疗近况都没有。直到我好了一些后,我发现在困难时被亲密的朋友抛弃是很常见的,因为他们不希望从你身上看到他们所面对的风险(人都可能要面对意外)。感谢心理学教给我这些。
关于友谊的教训很痛,并且这种教训是从一个左肺被血液占据的人身上得来的。但是回过头看,这种教训给我的前三十年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如果没有死神的亲吻,我不会有这种关于友谊的意识。相比于几十年慢慢伴随着尴尬而淡化,我的经历意味着这些友谊可以即刻结束。在终止友谊的这一幕剧中,我是主角。
3.你对人生的看法不会突然变得更好
我被频繁邀请上电视、电影是因为人们认为在经历了重大的生命危机事件后果多美,我会对世界有一个崭新的认识。在Netflix的OA节目中,一位失明的女性在经历了濒临死亡后重获光明。濒临死亡会让人更敬畏生命。
各类博客以及大量媒体报道都表明与死亡接触会让人变得更好,并且更相信死后灵魂和阴间的存在。我所能猜测的mc小月,就是那天引导我的守卫天使一定是糊涂了,所以什么都没有做。
那次事故后,唯一困扰我的,是我发现世界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世界不再太平。相反,它变得凶险,会用一个沙发来谋杀你,不再理睬你。
对于那些经历过濒死状态的人,这是一种常见的感受。对于这种感受,我再一次感到遗憾,身为电影迷的我却没有在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中得到提示和灵感。
2.你忘记了世界的真实规则
一个人在医院待了很久后,你会一心只想离开医院。八个月后,我拒绝注射医院的吗啡,假装我已经没那么痛了。我在病区里蹒跚踱步,直到筋疲力尽。
我和护士调着情,尽管这种调情来自一个在医院待了半年还用着尿不湿的病人。我想用这一切表示我的状况不错,让我离开医院。医疗人员也大力建议我出院,因为术后病人被要求尽快回归社会。
但是最终当他们把我送回社会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好像整天都被一个脱衣舞女身上的“碎布”所吸引,但突然意识到需要去参加孩子的生日活动。你不知道如何正确地去表现。
这种情况在我返回工作岗位后达到了高潮,因为相对于我的恢复情况,我返回得太早了。我仍清晰地记得前老板坚持要我去急救室的样子。因为那时我的脸因为缺血都“发蓝”了,这导致我在医院又多待了两周。
这是流行文化教育失败的又一个例子。有些电影用蒙太奇手法拍摄康复过程,你不会看到人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来学习用衬衫止血。相反,在电影中,主角总是能够迅速地撕开衬衫来止血。
影片也不会教你,因为强力止痛药,主人公的背部毫无知觉,他们需要蜷缩身体,并且时不时坐起来闭上眼,才能保持清醒。
影片也不会告诉你,当吗啡的代谢物堵塞了你的消化道各种管道时,你在卫生间会如何声嘶力竭地咒骂。
够了,这就是当今的媒体文化。在史蒂文·席格的电影中,一个人可以从七年的昏迷中走出来,马上变成一个生龙活虎、恢复了力量和对抗技能的人,去反击命运的不公。
而在现实生活中,康复是一个渐进而漫长的过程。这么说吧,把病人送到血站就要花上你不少时间。
1.直到濒死的旅途结束很长时间后,你才能真正认识这段旅途
这一点是我最深的体会。
处在康复期的时候,你的主要思绪是:我不能死。
你不会对清晨鸟的鸣叫有特殊的体会。当秋日的阳光洒在你爱人的皮肤上时,你也不会有特别的想法,因为那时你所关注的是不被狭窄的地铁引发呕吐或晕倒。
我已经完全康复好几年了。我注意到,只有当一个人再次回到正常健康水平的时候,才会开始感激过去的艰苦旅程。而这一点正是传媒文化最让我失望的地方。如今的传媒文化能够意识到这一心态变化的重要性,但是,几乎从来没有认真探讨过。
电影主人公往往用片尾的傻笑来展现他们对苦难旅程的认识,就好像对着摄像机说“我现在完全懂了”。
比如James McAvoy从背后射杀Morgan Freeman后的傻笑(《刺客联盟》末尾片段)。Joseph Gordon-Levitt在和自己交往了500天的女友分手后,也是如此(取自电影《和莎莫的500天》)。
甚至在Christopher Nolan执导的蝙蝠侠中,Michael Caine和Christian Bale在镜头前也是相互报以傻笑。

然而王树翰,那一刻的傻笑的确代表了真实的心路历程。这意味着你真正认识了之前的背运,并且把它转化成了有用的东西。这种傻笑意味着你会对严峻的挑战耸耸肩,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种傻笑其实是一种微笑,代表了你能够hold住自己,从过去困扰了数年的苦难经历中摆脱出来,往前走。
这种心态也能够使你原谅朋友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没来看你。因为这时,你经历了生命中最艰难的时刻,并熬了过来。这种刻骨铭心的体会是电影传媒文化难以表述的。
-好书推荐-
这是一本实操性很强的书,
如果你苦于找不到看了就能用上的
教养孩子的有效方式,
那么,
这本书就是你的钥匙。
因为这是一个哈佛母亲
养到第三个孩子才明白过来的
爱的箴言茼蒿炒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