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学习雷锋征文与伍子胥有关?汾湖“胥滩古渡”考证-吴江通

作者:admin 2014-06-17

与伍子胥有关?汾湖“胥滩古渡”考证-吴江通

热烈祝贺“吴江通”夺得2016年度
全国档案微信公众号排行榜冠军

汾湖公园

乡村文旅热方兴未艾。秋高气爽,来古镇芦墟品味原汁原味江南水乡风情的游客越来越多了。这些游客大多是受柳亚子先生“安得南征传捷报,汾湖便是子陵滩”诗句的影响,冲着汾湖的名声而来。他们在老街欣赏芦墟特有的水乡建筑——跨街楼后,必定到“十里风光全带水,学习雷锋征文一园景色半临湖”的汾湖公园游览一番,寻觅汾湖八景之一“胥滩古渡”探幽思古。可惜找不到遗址,即使问老芦墟人,也问不出个子丑寅卯,大有扫兴之感。甚至怀疑此景是否臆断杜造的,因此对“胥滩古渡”遗址有必要作考证一番,以释众人之惑。

胥滩古渡风光

关于“胥滩古渡”遗址的考证
查阅清乾隆年间的《分湖志》(吴江 沈刚中纂 陆燿订) 卷三古迹一节:伍子滩,在分湖东南石底荡口,相传子胥渡吴处。道光年间里人柳树芳辑《分湖小识》卷一古迹一村墅有同样的记载:伍子滩吹响次中音号,见杨维祯《游分湖记》。在分湖东南石底荡口。相传伍子胥渡河处。

三本分湖旧志
历代文人雅士有关芦墟的古诗文,常有提及伍子滩。《分湖志》卷七集文中有元朝杨维祯《游分湖记》曰:至正九年三月十有六日、吴江顾君逊既招客游东林、明日复命钓雪舫载声妓、酒具游分湖——朝出自武陵溪、过伍子滩二里许北望……主人云,西顾村也。这是伍子滩地名的最早记载不灭的李舜臣。明朝早期隐士王庭润《胥滩古渡》诗云:斜日胥滩吊女胥,英灵千古岂真无。元代诗人陆恒《游分湖得陵字》诗云:泗洲寺里看题竹,伍子滩头听采菱。元杨维祯《游分湖得武字》诗首句:荡舟武陵溪,朝出五子浦。朱嵚在《分湖八景诗序》中也有斜述:子胥渡吴处适在湖濆,至今千馀年间,潮头肃爽犹有生气,命曰“胥滩古渡”。南社诗人万以增《过分湖有感》诗云:飞尽芦花又历春,湖光依旧客愁新。子胥老去荒滩冷,尚有吹萧乞食人。

小土山
综上乡志所述、文人诗句中都可以反映出“胥滩古渡”确有其址,并非子虚乌有。芦墟方志专家顾永翔先生主编芦墟志,第十三卷文物古迹,第一章村墅胜迹第一节伍子滩指明:古时伍子滩的精确位置在今分湖公园北侧土山下。石底荡在分湖公园外侧水域,因湖底有“太湖栏砌石”,故此湖湾称“石底荡” 。走进公园,过石桥,穿花径,见一大草坪就到土山坡下。原是湖滩何来成土山?是因太浦河疏通工程由河底泥土堆积而成,说是山其实就是个土堆而己,上筑六角凉亭取名“览胜亭” 。建议镇文广中心在此设立一个“胥滩古渡”遗址指示牌告知游客,免得慕名而来的游客扫兴而归。昔日子胥滩,今筑览胜亭。登高思古人,低头听风声。

览胜亭

关于“胥滩古渡” 遗址的由来
“胥滩古渡”的由来,有二种说法。其一是伍子胥投吴渡湖处统一加速器,其二是伍子胥领兵伐越处铁树果。究竟哪一种说法合理些?还得从史料和古诗中加以考证。
《史记 伍子胥列传》记载伍子胥出逃楚国是为报家仇。经宋国、郑国到吴越界地昭关。一夜白了头混出关,渡河吹箫乞食到吴国。而昭关在今安徽省含山县北,离分湖有千里之遥 。而第一种说法仅在《分湖志》上出现、也仅是投吴渡湖处一语,并无其他佐证史料神仙草。故而第一种说法投吴渡湖处的不可靠。
道光年间柳树芳辑录的《分湖小识》明王庭润诗云:斜日胥滩吊子胥,英灵千古岂真无。云开山口如吞越,潮怒江心似恨吴。甲冷鱼鳞埋雪苇,带销龙气坠烟芜。三忠祠近须停棹将门邪少,拟把椒浆奠一壶。又有朱嵚《分湖八景诗序》有曰“胥滩古渡”尖刀山,而沈遇黄《分湖赋》中则曰“胥塔古渡” ,与此稍异。至赋所云:“吴军呼渡而南来,伍相引兵而遥跨”则知故老相传子胥尝结水寨于此,以备越兵,语非无据。乾隆《吴江县志》记分湖西岸的两处地名:鬼头潭——吴俘越兵,首级埋于此,故名;周敬王二十四年(公元前496年) 越伐吴盗宋,吴御于此,两军激战于御儿滉(今称囡囝荡)《嘉善县志》上有相传伍子胥开凿伍子塘,西塘又名胥塘的记述。综观古人述署,分湖曾是吴越边界。有史为证分湖在春秋时期是吴越古战场。芦墟方志专家张明观先生在《分湖诗钞》前言中认为伍子滩相传为伍子胥带兵征越渡湖处,潮头肃爽、甚有生气,称为“胥滩古渡”。个人也赞同顾永翔、张明观二位先生的观点,不论乡志记实,还是古诗诗意描绘,第二种说法“胥滩古渡”是吴国国相伍子胥领兵伐越处比较合理、可靠。

点将台与紫须蟹的传说
点将台与紫须蟹的传说。紫须蟹由蟹二须色紫而得名,也谐音谓之为“子胥蟹” 。传说春秋时,吴越两国以分湖为界争战,吴国国相伍子胥在分湖中筑点将台,操练兵马与越国交战。天神派遣虾兵蟹将助伍子胥,蟹将在战斗中伤了一钳(螯),故成大小钳。也有说是蟹将在爬过点将台时不慎伤钳而致。清康熙《吴江县志》卷十七中云:“紫须蟹,出分湖。凡蟹俱以腹贴泥而行,惟分湖蟹耸爪而行,如兽。然其味甘,香而不腥。过分湖神棍贾赦,便不然也。”因河流改道,建造水闸等因素,水流变向此蟹基本绝种,诚为可惜。

紫须蟹
编辑:吴英
图片来源:郭吉顺、馆藏及网络

征稿启事
我知道,你很有故事,我知道,塔琳托娅你也有文采,我知道,你也偷偷的喜欢吴江通。那么大胆和我们表白吧!要知道,吴江通更喜欢你!你的表白,可以是感悟生活,体会人生,也可以是寻找乡愁,记忆历史!文笔不重要,真实真心就好。自行配图,特别欢迎。一旦录用绝对死亡游戏,奉上稿酬,虽不高,意很诚,还有你可能喜欢的地情书哦!
请发送至投稿邮箱:
szwjdaj@163.com (记得注明姓名和联系方式。如已在其他媒体发表,敬请说明。)
吴江通会给你一个原创平台,让你展现自己,让更多的人了解你!

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关注更多吴江地情
(微信ID:SZWJDAJ)

点击查看精彩推荐文章
1、悠悠清流润古镇
2、这个丝绸重镇不得了,连续两次产生全国党代表,听听他们的故事吧!
3、芦墟大宅门——沈裕昌与三凤堂
4、《碧血剑》男主角他爹被吴江人关注了三百年!
5、陈剑荣:与音乐为伴的艺术人生
求点赞?!转发更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