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学习卡不知妻美刘强东,不嫌妻丑诸葛亮-头条文章

作者:admin 2017-08-17

不知妻美刘强东,不嫌妻丑诸葛亮-头条文章阿朵拉
悄悄告诉你们
关注头条文章会走运哦
头条文章

文 | 国馆
来源 | 国馆文化(guoguanwenhua)
三国第一聪明人,和三国第一丑女,其实是天生一对。
01
很多有成就有追求的男人,
择偶不关心颜值
曾经不止一次听人感叹:“他老婆这么丑,怪不得他要出轨!”陈思诚被爆出轨,有人惊奇不解:“他老婆那么漂亮,为什么还要出轨?”
说得好像女人的颜值王骁威,成了婚姻幸福的压舱石。
但其实很多有大成就的男性,择偶的时候,压根不怎么关心颜值。
刘强东就曾在接受采访谈到妻子章泽天时表示:“我这个人是脸盲,就是说根本分不清谁漂亮不漂亮,说实话。我跟她在一起不是因为她漂亮,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她漂亮不漂亮。”
这和马化腾说自己是“普通家庭”并列为著名的网络段子:“不知妻美刘强东,普通家庭马化腾。”

诸葛亮在历史上容貌、才气、智商、成就,绝对都属上上品的大人物,却也娶了个奇丑无比的女人黄月英。
他们的婚姻曾是乡里乡亲的笑柄。黄月英二十多年未能生下一男半女,但诸葛亮依然和她相知相守,笃定白头到老、不离不弃。
世人只熟稔诸葛亮的智谋巧计,只佩服诸葛亮的鞠躬尽瘁。但诸葛亮和黄月英的感情故事,虽谈不上感天动地,却同样值得浓墨重彩写上一笔。

02
门第不相当,但妄想病都不轻


和诸葛亮的出身不同情锁歌词,黄月英出生在荆州望族。她父亲是荆州名士黄承彦,母亲来自地方豪族蔡氏家族,而姨父则是荆州的统治者刘表。
黄月英出身好,门第高,人又聪明善良庭妍小说,几乎具备一切大家闺秀的优秀品质。只不过,唯一的缺憾是,长得太难看。
她皮肤黝黑,发色枯黄,干干瘦瘦的,越长家里爹妈越叹气,觉得这女儿肯定嫁不出去了。果不其然,到了该婚配的年纪,别人家上门提亲的络绎不绝,而黄家就门可罗雀了。
爹妈替她婚姻大事操碎了心,黄月英倒觉得无所谓,还颇有自信:“一般凡夫俗子我也看不上,我要嫁就嫁一个英雄豪杰。”
爹妈听完差点没昏过去,连家里丫鬟都偷偷把这话当成了笑谈。
荆州地方不大,人口也少,但没想到奇葩一出就出一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不治经典的小青年,妄想当管仲乐毅;一个黑面黄发,估计从来不照镜子的丑女,还妄想嫁给英雄豪杰。
没人会想到,这两个妄想病人农家弃妃,最后真成了天生一对。

03
颜值不相配,但志趣相投
乡里人虽然嘲笑诸葛亮的妄想自欺、不自量力,但除此之外,他身上再也找不出可供批判的槽点。相反,诸葛亮越来越有名,好名声的那种有名。
诸葛亮“身长八尺”,折算一下,他身高应该是一米八四;而且长得很帅,连惜字如金的《三国志》都明确记载了诸葛亮“容貌甚伟”。
又高又帅,还很有才。诸葛亮善绘画,画起画来构图宏大学习卡,场面也大,画艺闻名乡里;还善书法,篆书、草书都是一绝。
音乐方面的才能也不落下,乡居之时田晓天,经常登高鼓瑟,吟唱名曲《梁甫吟》,在乡间开个人演唱会,惹得不少人前来围观。石正方
诸葛亮不仅是文艺青年,同时也是工程奇才。平时就热爱搞个小发明,如孔明灯、孔明锁之类李蓬熙,还帮助乡农改进水车、播种工具,造福一方。



04
如胶似漆,不如心意相通
《芳华》里面的主人公刘峰,他在家闲着天天陪着老婆时,老婆嫌他“不挣钱”“没出息”;可当他跑出去辛苦挣钱的时候,他老婆又嫌他没花时间陪她,最后跟一个开货车的司机跑了。
为什么会以这种结局收场?关键还是缺乏情感基础。
如果感情基础不牢,如胶似漆嫌你烦,忙于事业呢,又嫌你冷落。这是感情的常态,也是人性的常态夹江天气预报。
诸葛亮的婚姻,则完全不同。
诸葛亮早年高卧隆中,隐居草庐,每天以耕田读书、饮酒抚琴为乐,看样子好像把“自比于管仲乐毅”的理想全抛之脑后,也没想过利用黄家的关系,在刘表那里谋个一官半职。
就这样宅在家里陪黄月英过日子,一宅就是好几年,黄月英从不嫌弃他“没出息”,天天不给他好脸色看。



05
不能白头偕老熊音,但可以天长地久
公元234年,陕西五丈原。
诸葛亮的蜀汉大军,和司马懿统领的魏国军队,隔着渭河对峙。此时,距离黄月英去世,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这十多年里,诸葛亮依然操劳国事,夙夜忧叹。蜀国大小事务,他都一一过问,绝不放手,连惩罚士兵打板子这种小事,他都要亲自前去监督zoids。
就这样,他积劳成疾,身体每况愈下。
很多人以为诸葛亮天生是个工作狂。但真相很可能是,自从爱妻去世,他陷入了长久的悲痛,国事的间隙之中,总是不免回忆起嗜血女妖,当年草庐隐居之时,和黄月英一起生活的点滴往事。
他只好用政务军务事,填满自己所有的空闲。
他曾向黄月英许下承诺:“待兴复汉室、克复中原后,我们再一起携手隐居隆中,过回我耕你织的恬淡生活。”
只不过郑楚然,这么多年过去了,黄月英已经先他病逝,敌国曹魏却越发强大,屡次北伐均无功而返,两汉旧都成为诸葛亮一生,都遥不可及的美梦。


而就在这一年,这天夜里,一颗陨星划破夜空,坠落在渭水南岸蜀汉的军营里。诸葛亮躺在军营的病榻中,身处弥留之际,老泪纵横,一声叹息。
他这辈子自觉辜负了两个人:一个是刘备,他没能完成先主的嘱托,辅佐刘禅克复中原;
而另一个则是黄月英,他没能早日功成身退,卸下戎装军务,回家和妻子好好吃一顿早饭。
这本来是美好的婚姻,但却留下了巨大的遗憾。或许婚姻从来没有十全十美,只有你情我愿,足矣。
在诸葛亮模糊的泪眼中,仿佛军营变成草庐,刀架变成衣橱,兵士变成僮仆,而黄月英仿佛就站在他的病榻边,正对着他盈盈微笑。
他们没能白头偕老,但那一刻,谁说又不是天长地久呢?外貌的美与丑,又还有什么重要呢?

end